当前位置:悠悠看书 > 光头虎的超武末世 > 第六十章:天涯狂生之死

光头虎的超武末世第六十章:天涯狂生之死



    虎啸龙吟,刀绞剑杀!

    冰蓝色的剑气巨龙与赤色的刀气猛虎彼此冲撞对抗着,激荡烟尘,撕裂大地,方圆上百米已然化为一片冰天雪地,寒霜覆盖,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这种战况通常是不会出现的。

    若对手同为传奇武者,不会任由谢长安布置下这样的寒冰剑域,若对手并非传奇武者,谢长安也没有必要布下这样的阵势。

    唯有对战石应虎这种不是传奇,胜似传奇的武者,才会打出这样近乎单方面源能控制的类领域环境。

    随着冰蓝色的剑气巨龙冲撞扑杀,赤红刀气渐灭,石应虎左突右冲后始终无法冲出剑域,失败之后脱出刀光,他周身浴血剧烈得喘息。

    上百道剑痕,此时此刻密密麻麻得浮现在石应虎身躯上,便犹如一块铁石被斩击千百次,却令其眸光越见炽烈与可怕……上百剑及体,却大多仅仅只破皮毛而已,难伤筋骨,今日这一战,石应虎方才对丹道人仙的超强生存能力有所了解。

    超强的危险感知能力,结合对于自身每一寸肌肉的超卓控制力,达到对方剑锋入体,附近肌肉组织会自然大松大紧,被动削减伤害的地步。当然,石应虎并不知道,寻常的丹道人仙并没有这样的能力,即便有也没强到他这个地步,因为能源供给不足,寻常的丹道人仙并没有石应虎这样的肉身防御力。

    “呼……真是难杀啊,不过你也差不多了吧?我还要去追杀那两个逃跑的家伙,要是让他们返回纯阳宗,我也会觉得很棘手啊。”徐夫人与熊百川不需要逃回纯阳宗,只要逃到手机有信号的地域,谢长安基本就算是交代在这里了。

    尤其他们两个还可以选择分头逃散,这可以极大的增加追杀难度。

    “你不是有内伤吗?怎么打到现在,我也没见你内伤复发啊?”石应虎双手拄刀喘息着,此时此刻他周身尽是坚冰与血污,然而意态轻松,似是将生死置之度外,又似是胸有成竹,也正是这份镇定自若的意态,令谢长安的心始终在悬着。

    武道高手争锋相斗,以死相搏,武功的比拼是一个方面,心灵的比拼又是一个方面。谢长安与石应虎,他们双方都在窥视着对手的上限,同时隐藏着自身的下限。

    “不可以再同他继续耗下去了,否则我即便杀了他,自己也难逃纯阳宗大批高手的追杀。下一招,结果了他!”

    “内伤?呵呵,我可从来都没受过什么内伤,那句话是骗你们的……我是魔头啊,你们这些名门正派的弟子,怎么能指望在我嘴里听到实话呢?哈哈哈哈哈……”前半句是思索,而后半句已然是难辨真假的攻心,打到此时,同样也是消耗巨大的银发书生谢长安,在这一刻周身明亮起一片冰蓝,他单手拖执长剑,向石应虎冲锋。

    “这一剑之后,你必死无疑!”

    ………………

    左手并剑指状护于丹田,高强度战斗到此时此刻谢长安也已经感到很疲累了,先天境武者气量无限没错,但操控这海量的真气流转,对于使用者的精神与身体也是巨大的负荷。

    此时此刻自觉优势积累已经到足以格杀对手的地步,谢长安便毫无犹豫得爆发出全力。

    他周身冰蓝扩散,四面八方方圆百米冰雪消融,石应虎无法突破的寒冰剑域在谢长安自己手中开始崩解破碎,无穷无尽的寒意汇聚于这位魔道大宗师周身,汇聚于他手中长剑之上。

    同时,向石应虎冲锋的谢长安,其身形由一幻二,由二幻四,由四幻八,并不是瞬移虚影而已,而是真的有气机贯通的一人剑阵,要将整个寒冰剑域之力于一剑之间挥出,谢长安也要施展绝技倾尽全力一击绝杀。

    八人剑阵,天地崩塌,最终组成的剑势几乎已经化为一条巨大的寒龙头颅,利齿鹿角,双目若血,嘶吼咆哮!

    “即便你可以凭借一身软硬横练规避开剑及要害,但我的寒冰剑气总是攻入了你体内的,上百剑后,你定然已经冰封五脏,在我这一剑之下,你必死无疑!”

    目光对视,虽然未有一语交谈,然而谢长安的剑意却已经冲入石应虎的心中,便是要如此由心至身得彻底击溃你。

    面对那嘶吼咆哮噬来的冰龙剑境,石应虎的心灵犹如古井落石一般,生出无数的波澜。

    周身剑痕的痛感,热汗渗入伤口中的刺激。

    “呼呼……怎么回事?这份心底里的悸动,这份激昂,还有这种危机感,这种紧张感,就好像遗忘很久了一样,战斗时高昂的心境,一个失误便会满盘皆输的刺激,热汗透过皮肤流淌着,这才是,这才是我所追求的……活着的感觉,生命的浓烈!”

    “哈哈哈哈哈……被砍了上百剑又怎么样,被人压制一个境界又怎么样,身负重伤,对方一剑杀来势不可挡又怎么样……如此有趣的战斗,不是才刚刚开始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全然不顾体内经脉的呻吟与炙烧感,将体内每一缕太极真气灌注入魔劫刀内。在石应虎渐渐趋于变态的笑容中,魔劫刀内火骨龙妖髓内部最后一缕力量恐怕都被压榨出来了。

    而在石应虎的身后,有极尽巨大恐怖,如山一般的赤虎之影由虚化实,低啸嘶吼。石应虎手中的魔劫刀,在这一刻金红烧炽,明亮得已如太阳一般了!

    “没用的,没用的,没用的没用的,我这一剑你不可能接得下来。”在这一刻,俊美无瑕的面容同样扭曲得不成样子的谢长安,一剑刺来剑气已然及至近身,下一刻便会将石应虎整个吞噬掉。

    “既然剑意上无法击溃你,在肉身上彻底毁了你也是一样的。”谢长安如是的想,他手中的剑气真气汇总量,是石应虎的十倍以上,对方一个金刚境武者不可能骤然调集足够的真气反压过来,他已经死定了。

    然而,石应虎以双手高举紧握着的大刀,重重一刀斜斩在自己身前的地面上。刀气深陷斩入二十多米,下一刻,大地震荡,炽烈无尽的金红色地火岩浆骤然顺着这个空隙汹涌奔出,笼罩向一剑刺来,不留下丝毫余力的谢长安。

    “你发现了我的武道体系破绽,但我也同样发现了你的破绽,剑剑出尽全力,不留变化余地,但你知不知道,你不肯给别人留余地,其实也是不给自己留余地?”一刀斩劈出汹涌的金红色岩浆,轰击撞在寒龙剑气狂潮上,石应虎犹有余力,再一次运转大刀裹挟着上千度的高温岩浆,猛恶斩杀向谢长安。

    刀势衍化下,巨大的赤虎头颅出现,一口吞没掉了寒龙剑气狂潮。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轰隆!

    冰火对冲,恐怖爆炸声扩散,甚至于地动山摇,石窟晃动,似是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崩塌掉。

    在好一阵的震荡之后,画面才渐渐得清晰起来。寒冰铺地,岩浆流淌,浓烈得白烟在扩散升腾着。

    “咳咳咳,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啊?这种事情……咳咳咳咳……”谢长安此时此刻已然不复刚刚出场时的风采,披头散发衣衫破碎,以手捂住口鼻,却依然控制不住喷出鲜血。

    若是柳张氏/冷月霞还活着,若是她此时此刻还在此地,看着自己奉为神明般师尊这样的模样,也不知道是会信仰崩塌,还是心疼得不行。

    想要保持男神画风是很难的一件事,想要一直保持画风,那更是难上加难。

    “很无奈啊,我的武功体系中有一种能力叫入微,虎形通神状态之下,我每一脚踏在地面上,都可以感觉到地底有些什么,根据岩石回弹的力量大小、水流回弹的力量大小、岩浆回弹的力量大小,进行判读。你当我之前一直以八卦游龙刀四面狂飙,真的是在突破寒冰剑域吗?我是在找最薄弱最适合下刀的那个点。”在心里给自己加着戏,同时暗自给自己竖大拇指:干得漂亮!

    然而现实中,内心话痨的某人,却紧抿着嘴一句话都不多说的横刀斜斩向重伤的谢长安,像这种危险人物,还是把脑袋割下来才比较让人安心。有什么特别得意、特别想要说的话,大可以在他死后坐在他尸体旁慢慢絮叨。

    灭情绝意道首重炼心,谢长安此时此刻的状态虽然是心体两溃,然而面对石应虎致命的枭首一刀,他还是及时架剑回防,只是刚刚硬刚大自然之伟力,谢长安因此受的伤实在太重了,石应虎一连十八刀攻出,谢长安每接一刀都要退一步,口喷鲜血,只是与此同时石应虎手中的魔劫就真的像一柄石刀一样,每与谢长安手中冰晶似的长剑对撞,哗哗往下掉石屑。

    第十八刀后,不断向后退的谢长安一脚踩入到熔岩当中,他陡然收脚,然而剑架破绽已现,石应虎双手执刀奋力斜斩,刀剑再次对撞,魔劫呛然自中断折,而谢长安的冰晶剑却也抛飞到半空当中。

    哗,衣袂破风。

    只是谢长安是飞身追剑,而石应虎是扑冲向谢长安:虎鹤双形拳奥义?无影脚!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接续连绵的肌肉碰撞声,便如同一大串一大串的鞭炮!

    谢长安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劲了,传奇武者对攻有打上三天三夜甚至更久的,但石应虎的打法,却是每一刀都逼迫对手同自己一同爆发,压榨性灵生命。

    毫无反抗能力的被石应虎连了一套,谢长安最后被石应虎一脚铲断了颈骨,发出“咔嚓”一声,然后他倒砸在石头上面,渐渐就断绝气息了。

    “再厉害的高手,死了,也就死了。”

    “呼呼呼呼……”凌空翻身,落在地面上,剧烈得喘息。

    眼见大敌已授首,石应虎心神一松,一时间有些脱力得半跪于地面,若是谢长安没死,还有后招,他还能硬撑下去继续应付,但谢长安已经五脏俱碎,甚至脖颈骨都已经被自己踹断了,无论如何,也该死了。

    注视一眼自己手中仅仅只剩下半截的魔劫刀,石应虎眼中闪过强烈得痛惜之色,这柄刀是师尊赐予,更是陪伴自己最久的一柄长刀,断在了这里,说不心疼是不可能的。

    下一刻,石应虎单手一掷,将断刀魔劫掷打入谢长安的头侧太阳穴处。一方面是防止对方奇功诈死,一方面也是以血祭刀告慰刀魂。

    “唉,魔劫啊魔劫,你自跟了我,也没过上几天安生日子,有时候我还忘记给你涂保养油,唉,没想到你就这么离我而去了。”一边这样碎碎念着,石应虎一边将血之心取回,收起来,然后他走到谢长安的尸身旁开始摸尸。

    很多武者会有随身带修炼笔记甚至秘籍的习惯,部分原因是觉得自己不会死,部分原因是觉得人死鸟朝天,死都已经死了,被谁捡起武功秘籍也就无所谓了。当然,有一些魔道高手会往秘籍上涂毒,会把写着伤药的瓶子里放满毒药,把写着毒药的瓶子里放满伤药。

    因为这种情况,石应虎摸尸体摸得非常小心,不过谢长安似乎过于高傲了,或者是并不大在乎死后的事,他身上携带的秘籍与丹药,看上去似乎都没有问题。

    “龙魂九现,冰心诀?这就是谢长安这段时间苦修的剑法心诀?”翻开秘籍,只见上面密密麻麻得都是蝇头小字注解,能够修炼到传奇境界的武者,不说百分之一百,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吃大苦、遭大罪,一点一点磨砺锻炼出来的。

    哪怕修炼魔门武功看似走了捷径,可实际上也仅仅只是稍降难度而已,并且还要付出其它方面的许多代价。

    虽然疲累,但石应虎看武功秘籍还是兴致盎然的,龙魂九现是一套剑法,虽然石应虎短时间内看不出其等级,但用膝盖想也知道,不是绝学也是顶级,否则也不至于让谢长安这样的上心。

    翻看几页,因为是一套剑法,石应虎就把秘籍合上了,他打开另一本冰心诀,翻开秘籍后入目的首页便记述着这样一排文字:“冰寒千古,万物犹静,心意气静,望我独神,心神合一,气宜相随,相间若余,万变不惊,无痴无嗔,无欲无求,无舍无弃,无为无我。”

    “都说灭情绝意道是我道系偏门,看这秘籍,似乎也真是如此啊,仅论冰心诀的总纲,可不正是道家无为思想的一种延伸。”就在这个时候,远方有强烈的纯阳气机疾速挪移而来,石应虎收起秘籍站起身,恭迎宗门前辈。

    …………………

    灭情绝意道谢长安与冷月霞一事,在宗门内部高层中引发了轩然大波,但与此同时,宗门内部又下了禁口令,不允许知情者再谈论言及此事。

    纯阳道宗的精锐主力,此时此刻若是在宗门中,以纯阳道宗一贯的暴脾气,那八成是要同灭情绝意道开战的,但宗门内现在绝大部分的精锐主力都在血月世界,新大陆。

    也因此,纯阳大长老决定,暂时压下此事,保持高深莫测之姿,既不宣扬“天涯狂生”谢长安死在纯阳宗,但也暗中透出一些假消息,或者是谢长安已死,或者是谢长安已成功夺宝潜逃,以如此虚实变化,最大程度的保障宗门防御力与威慑力。

    当然,外松的同时也要内紧,上上下下的冲洗一遍,彻查奸细……其实奸细这种东西,无论是八大宗门、邪魔九道,甚至是各国政府,哪一家没有?

    世界上并不存在毫无缝隙的蛋,即便一个组织的内部凝聚力再强,在其它势力专攻、渗透、瓦解下来,一些奸细的滋生也仍然是不可避免的。

    太多了当然不行,但若说完全没有,其实也并不现实,一个组织内内外外上上下下若太过铁板一块了,其它组织、宗门也会心生忌惮。

    当然,即便如此,石应虎、熊百川、徐夫人三人为宗门拔奸除恶,挽回损失,甚至维护了宗门威严,这依然是大功一件。

    这份功劳厚到什么程度?

    厚到熊百川与徐夫人明知道完整的血之心落到石应虎手里,都不要了,仅仅只是宗门的奖励便让他们心满意足。

    因为这次任务,熊百川的顶级功法,徐夫人的延寿灵药,都有了着落,可以说这次任务的意外收获,已经比计划收获都更多许多倍了。

    当然,不讨要血之心也是报恩与交好的意思,宗门内部下达禁口令,不再外传,因此旁人不知石应虎的修为与战力,但熊百川与徐夫人可能不知道吗?

    让石应虎得血之心的独食,既算报了救命之恩,同时也留下一份香火交情,以后若是有事需要求上门去,不至于一点情面都没有。

    虽然有禁令,但“孤鸿子”赵志诚作为石应虎的师父,还是知道了此事的。老头初时惊愕,后来半夜里睡觉“呵呵”笑醒了,一晚上笑醒好几次,把秋红玉气得啪啪直抽老头大嘴巴子,但若问他为何发笑,却又不肯说。

    像针对这种事的禁令,因为知道的人其实不少,因此时间长了肯定会传散出去的,只是因为禁令会传散的速度较慢,可能要十年甚至二十年后,这件事才会完全大白于天下。

    “这位师兄,这是我的入库谕令,请您看一看。”两日后,纯阳宗宝库,阳光下,一名穿着黑白道袍,光头照耀,却颇为英俊的青年男子来到纯阳宗宝库前。

    石应虎修炼道门气功加虎形通神术,达到降白虎的境界地步,锁住精血,体毛不生,皮肤透出一股子晶莹质感,因此他的光头在阳光下就特别明亮,却是因光洁圆润。

    “以后在战斗中可以利用这一点。”看到接待人员下意识得眯眼,石应虎这样想到,在战斗中以武器反光晃对手眼睛,算是一种实战小技巧,自己以光头晃对手眼睛,倒更加出其不意。

    “石师兄,请您跟我来。”那名接待弟子在检查过谕令与电脑报备后,迅速打开门户,非常有礼貌地侧身请石应虎进入宝库当中。

    在之前战斗中,石应虎的爱刀魔劫中断,因为火骨龙妖髓的能量挥发,那柄刀已经没有什么重铸恢复的余地了,因此石应虎此次大功的奖励之一,便是进入宗门宝库自选一柄传奇名刀作补偿。

    手上没有一柄好刀,对于石应虎这种人来说就像现代人手上没有手机一样,根本无法忍耐,因此精神身体刚刚恢复一些,他便拿着大长老的谕令来到宗门宝库,进行兑换。

    “师兄真是好本事,地字甲库,这样级别的库房一年都开启不了几次,即便开启大多也是宗门长老开启,观师兄面相身形应该不过二十出头,便为宗门立下大功勋,真是令人钦佩。”能够来看守宗门宝库的人,当然都是家底清白被反复彻查过的纯阳宗嫡系,对于宗门归属感非常强,对于给宗门做出贡献的人,也非常的热诚。

    “因一点点意外撞上大运,另外大长老也非常大方,对于我们这些前线拼杀的人并不吝啬。”有一句没一句的言说着,石应虎的心情略有些紧张,就好像即将要去相亲的青年男子一样。

    传奇名刀不大容易像武者那样分出初、中、高阶,但也的确是有或强或弱之分,纯阳宗并非刀道大宗,因此地字甲库内,罗列着保养精良的名刀,但却要个中高手自行将之选走,若一时走眼,挑了一柄并不适合自己的,不仅仅耽误了自己,其实也耽误了对方。

    红墙绿门,曲径通幽,在走了半盏茶的功夫后,前面那名年轻的男性弟子向金属电子门输入密码,而后他转过身,开口道:“石师兄,我只能把您送到这,接下来能在刀兵库选到哪一柄,便要看您自己的眼力了。”

    “多谢师弟。”抱拳施礼,然后石应虎跨步走入地字甲刀兵武库。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光头虎的超武末世。本章网址:https://tvs-survivor.com/6_6346/241.html

类似《光头虎的超武末世》的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