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悠悠看书 > 光头虎的超武末世 > 第八章:老奸巨猾林虎禅,天王补元丹

光头虎的超武末世第八章:老奸巨猾林虎禅,天王补元丹



    枪声,刀影,巨兽的嘶吼,最后双方错身而过,伴随着血雾喷涌而刀光收敛。

    “……已收集源能量5976.42点。”

    四周的狙击手虽然很有优势,也有心拿头。

    但他们的反应速度与观察力比石应虎差太远了,在这种情况下作为一名武道宗师水准的武者,要是被四周的普通人或者说普通军人抢了头,那才是笑话。

    在恐龙王成为强弩之末后,石应虎持刀近身等待着,有事没事劈上一两刀做做样子,然后在确定恐龙王真的要死了后,方才爆发体能真气,一刀格杀,当然,这并不是为抢功劳什么的,报告上铁定写共同击杀,但石应虎需要源能量,因此这颗头却是不能让的。

    格杀掉恐龙王,威胁消除。

    石应虎与军区的周少尉客气了两句,请战士们帮忙卸甲,然后他就用军用包装好源战甲,转身走人了。

    对于一名城市猎人而言,像这种生活就是日常而已,苦练武功,日夜打磨,然后去荒原当中驰骋,在城市内保护民众的安全,要么战死沙场,要么一步步成长起来,去更广阔的舞台,迎战更强大凶残的对手。

    当石应虎扛着包提着刀回家时,刚刚好正赶上晚饭。

    “回来啦,有没有受伤?挺好,衣服都没弄脏,我在电视里看那头恐龙长得挺凶的啊,当时还担心你呢。”孙红秀一边给石应虎盛饭,一边絮絮叨叨得这样言道。

    “很一般的一头变异生命体,也就是皮糙肉厚了一些,能力匮乏、攻击手段单一,若都只是这种程度的话,即便再来几头也伤不到你儿子。”

    “是我哥厉害,我哥去之前,就有五名猎人已经在附近了,结果一死四伤。不过,哥,为什么那头怪物会说人话啊?网络上因为这件事情众说纷纭的。”石小凤一边吃着饭一边这样问道。

    “我也不清楚,我又不是变异兽研究专家,这个问题就像那个半人半龙的家伙为什么会出现一样,根本属于无解问题吧?”就在这个时候,石应虎的腕表突然又亮了,不过这一次亮得并不是红光,而是蓝光,是猎人公会的短消息提示:

    “尊敬的高级猎人石应虎阁下,请您于明白上午九点,前往镇江市猎人公会总部,如有需要,可申请公会轿车接送。”

    ――猎人公会,行政部。

    “应虎,什么事情啊?”

    “嗯,是一条通知短信,要求我明天去猎人大厦开会,好像是高级猎人的专项会议。”石应虎看了一眼告诉老妈是怎么一回事,然后一家人继续晚饭。

    夜晚,卧室内,石应虎手持魔劫刀脚踏八卦步法,回忆着不断以太岳三青峰砍在恐龙王身上的触感与回力,自己练和实战练是不同的,因为对手也会因时因势而变化。

    归纳总结之后,石应虎又研究了一下气血双行,这段时间已经不再太过专注于这个思路了,因为八卦刀法本身的奥义神髓自己都还没有修炼出来,再继续扩展延伸下去,无疑是不合适的。

    当然,气血双行这个思路是没错的,将气血系武学与真气系武学威力都发挥到最高程度,这将是石应虎长久的研究课题。

    …………

    次日清晨,天气晴朗空气湿润。

    石应虎一身运动服,他一路从赤阳湖小区跑到市里的猎人公会总部大厦,就连去看自己老哥,石应虎都会带上魔劫刀甚至是装着源战甲的袋子,但去猎人公会就没这个必要了。

    若是猎人公会总部也需要战斗,不是传奇先天境强者恐怕都上不得台面,更何况自身的水准比武道宗师的后天大圆满还差着一线。

    来到大厦之后。

    触目所见遇到的多为气息强横的武人,背刀执剑者,甚至是半边身躯都是由合金机械改造的改造武者。

    不过石应虎对这类武者倒是没有什么成见轻视,很多猎人是在战斗中致残了,才进行人体改造的,并不是本身缺乏一个武人应有的进取心与斗志,虽然在进行人体改造之后,还能更进一步晋升传奇先天境的武者,几乎一个都没有。

    但改造人武者的战斗力是很强的,在强三阶宗师中也算是极具战斗杀伤力的“邪魔外道”。

    这次会议在十八楼518室举行,到场的高级猎人有二十余个人,他们大多已经三四十岁了,石应虎在这些人之间既显得面生,也显得面嫩。

    “罗动那个家伙这段时间在外面做任务,否则有他陪着我,我也不至于这么尴尬。”

    “光荣虎王石应虎?”就在这个时候,有一名老者拉出椅子坐到石应虎的身旁,这样问道。

    “是我,请问前辈是?”

    “老朽虎形馆创始人,‘暴虎之拳’林虎禅。”

    “呃……”过来开会结果却遇到仇人,这样一来事情就很尴尬了,石应虎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对待林虎禅。

    “哈哈,小友不必觉得尴尬,老夫没教好徒弟给你添麻烦了,说起来应该是老夫向你赔不是才对。”

    “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老先生若是愿意忘记,那么我也愿意忘记,现今是多事之秋,多一个朋友总好过多一个敌人。”

    “哈哈,小友快人快语,正好老夫也是这个意思。另外,小小心意,仅仅只是表达歉意。”一边说着,林虎禅一边将一个小册子推到了石应虎面前,然后他站起来抱一下拳头,转身走开了。

    石应虎拿起那个小册子翻了翻,只见上面是有关于虎形拳内功外功的种种诀要,蝇头小字写得密密麻麻。

    “奇怪,这个林虎禅即便是心有愧疚,也大可以私下来处理此事,他为什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哦,是了,他是想让四周的人帮他做一个见证,省得我日后再找他不依不饶的算账。”一位武道高手钻研一生的武学笔记,这份礼不轻了,尤其林虎禅修炼虎形拳一辈子,他的很多拳法体悟对于自身修炼领悟虎鹤双行拳其实也有着助益。

    其实,林虎禅真的是混江湖越久,胆子越小了,石应虎根本就没有在意虎形馆这回事,然而随着石应虎的名声越来越大,武功越来越高,林虎禅却是越来越怕。

    这事没有一个彻底的了结,石应虎武功地位越高,虎形馆越承受不起,因此林虎禅今日当着在场这么多人的面,宁可丢个脸也要把这事做个了断,也让石应虎日后再没有理由找虎形馆的麻烦。

    林虎禅的笔记,在今日而言仅仅只是一个小插曲。

    高级猎人,通常而言都是比较守时的,因此到会议时间后,人在镇江市且愿意前来参加会议的人,基本上都入场了。

    518室的会场内隐隐间分成几个小团体,基本上老人同老人一起,中年人同中年人一起,少数几个像石应虎一般的年轻人,哪怕不认识石应虎,也凑过来坐到相近处。

    “各位,首先欢迎在座的各位来参加这次会议,大家都是我镇江市的精锐,时间宝贵,因此我就直入正题了,我们这些人会汇聚到一起,从来都只有一个主题,那就是保卫镇江市的安全,保卫镇江市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首先请镇江军区研究员,沈浩元沈博士,由他为我们讲解一下事件起因。”在会议之初,是猎人公会的一名执事上来发言,但他很快就把话筒递交给了一名斯斯文文戴着金丝眼镜的年轻男子手中,能在这个年纪就当上博士,并且还是很拼真材实料的军区博士,称是上是青年俊杰了。

    “基本的情况是这样的,由于源能浓度的提升,部分在一亿四千万年前就已经在冰封中死去的恐龙尸骸出现一定活化反应,恰恰在这个时候,血月世界与我们的世界发生联系,在相互渗透的过程中,两个世界的基本运行机制都出现了自适应性微调。”

    “据我们所了解,血月世界存在着一种被称之为‘亡灵天灾’的灾害现象,在其最初期,这其实是一种血月世界的自然灾害,虽然后来被那个世界的法师们研究成一种禁忌的法术……”

    “简而言之,就是我们将要面对我们这个世界的亡灵天灾了吗?”那位军区研究员沈先生似乎打算侃侃而谈,然而在座的这些武者,哪一个会有兴趣听他讲事件的起因经过,一名老资格的猎人突然插嘴直接问出一个所有人都关心的问题。

    “……嗯,没错,因为镇江市下面有一片地下冻土带,昨天的袭击仅仅只是一个预兆,如果我们不做点什么的话,来自一亿四千万年前的问候就会源源不断得从地下钻出来,甚至最终形成属于我们这个世界的亡灵天灾!”沈浩元好脾气,他并没有因为有人打断自己的话而生气,而是解释了问题。

    “其实,我也挺好奇的,我同那头恐龙王交过手,它居然能说炎黄语,然后形态也是趋近于人形的,这是为什么呢?”既然已经有人发问了,石应虎也就开口问了一句。

    “……你相信我们脚下的世界很可能是有意识的吗?你相信人死之后,灵魂会汇入星球意志海洋吗?对于变异兽的研究,到现在为止还是浅薄的,因此我能够回答你的,仅仅只是我的一个思路,我也并不确定这是正确的。”沈浩元双手隐隐挥舞,这一刻他眼睛发亮饶有兴致的这样回答道。

    “复活的并不是恐龙,而是这一亿四千万年以来,这片土地上死亡死灵的总汇总,尤其是近代人口暴增,如果没有这些暴增的人口,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单纯源能再怎么强大,其实也是没有意义的。”

    “但……我们不能再让它们这样继续下去了,这片土地毕竟是属于活人的,地下冻土层中,必然有一个源能扩散的核心点,镇江市军区希望同猎人公会联起手来,炸了它,不然我们这片土地恐怕就没办法住人了。”

    “问题是,如果老夫所料不错的话,越是接近源能扩散的核心点,复活的恐龙死灵就越多,实力就越强吧?目前,能够预估出镇江地下最强的恐龙死灵有多强?另外,由哪位大宗师带队做这件事?”林虎禅可谓是人老成精了,问的问题直指要害。

    “军区参谋部的意见,是暂时不出动传奇武者……这是我国研制的小型核弹,总重五十公斤,只要各位将它安放在源能核心点,然后轻轻一按按钮,麻烦就解决掉了。”沈浩元当然不可能直接把微型核弹拿到会议室来,他是例用投影仪进行投影的,但作战思路的确非常清晰了。

    一枚小型核弹,一个遥控器,顶多再加上一些强信号感应装备,反正地下那些恐龙死灵又不可能会拆核弹。

    “为什么不能出动传奇武者?‘鬼影子’徐先徐前辈轻功卓绝,若是由他来主持此事的话,我相信即便地下冻土区已经进化出传奇兽王,这件事的成功率也是很大的。”

    “鬼影子徐先徐前辈目前不在镇江市,预计在半年内不会返回。”

    “那‘萍踪侠影’孙前辈呢?”

    “孙前辈目前不在镇江市,预计在半年内也不会返回。”沈浩元想都不想的就直接回答在场其它高级猎人的质疑,他就一书呆子形象,说这番话时也理直气壮毫无犹豫,在场这些老奸都可以看出沈浩元并没有说谎。

    待还有人想继续发问时,就被身旁的同伴按住了。目前很可能镇江市的传奇武者大部分甚至全部都不在市内,不过这种可能,还是不要刨根问底问出来的好。

    “是什么事情,需要调大部分甚至全部传奇武者离开自己所在的防区?以至于遇到事情只有由弱一大截的武道宗师来处理解决……跟血月世界有关还是与变异兽潮有关?”不仅仅是石应虎暗地里猜想着,琢磨着,事实上在场的人心中都有类似的思虑。

    …………

    会议结束后,石应虎还没有走出大厦,就收到新的信息,被约到九楼的一间办公室内。

    “石老弟,一年多不见,真没想到你就已经名动天下了。”一年多前,给罗动与石应虎结算任务奖励的徐执事推门走进来,他依然是一年多前那副西装笔挺的模样,只是头上的白发多了许多。

    看来,猎人公会的执事安全归安全,但操心也是真的操心啊。

    “徐大哥,您真的过誉了。对于一名武者来说,名不副实是一件很危险的事。”石应虎站起身,与对面的徐执事握了握手,双方毕竟是认识的。

    “哈哈哈,石老弟,谦虚过分是极端骄傲的一种表现,不过……”说到这里时,徐执事的话语停顿了一下,然后他略有深意得笑着言说道:“不过堂堂‘光荣虎王’仅仅只有二阶中的真气积蓄度,的确是难看了一些,哪怕石兄弟你刀术通神,总是被人在功力上压着打,想来也是不痛快的。”

    “徐大哥有什么见教?真气积累这种事,走不得捷径吧。”知道对方不可能无缘无故挑自己不痛快的地方说,因此石应虎顺着对方的话头接续下去。

    “还是要看舍不舍得砸资源,武科生高考考入大学,普遍也就一阶初的真气积蓄度,但一个武科生大四毕业呢?肯努力的都二阶顶甚至三阶了吧?”

    “兄弟,咱们也不是第一次见面,哥哥就敞开跟你说吧。石兄弟你若是愿意接下这次地下任务,就可以得到金陵大学的助教学员身份与天王补元丹的国家培养名额。”

    天王补元丹,以大量资源为代价,制作出来的珍惜药物,国家管制品,基本只有九大重点大学的武科生才有资格享用,可近乎无负作用的迅速积聚内功真气,以节省出宝贵的突破时间。

    现在,除国家九大重点大学外,其它宗门院校,也大多有一些天王补元丹的仿制品了,但合法的,负作用低到几乎没有的,终究还是天王补元丹,而金陵大学就是国家九大重点大学之一,也是石应虎当年考上却没去上的大学。

    国家九大重点大学,除帝都外,其它七座城市各一座,帝都两座,这九大重点大学在国际上也是排名前二十的,毕竟炎黄古国的武道文明成就,走在世界的前沿。

    现在,猎人公会这边开出的条件就是,只要石应虎愿意完成这次地下任务,就可以直接获得金陵大学助教学员身份与天王补元丹的国家培养名额。

    “徐大哥,这项任务我需要再考虑一下,不熟悉的队友、小型核弹、深入地下,这项任务只要一招不慎,就是所有人都要尸骨无存的结局,我需要时间考虑。”

    “石兄弟,你放心,那些核弹如果不用按钮引爆的话,即便被拆碎了也不会爆的,这种关系着整个城市安危的任务,你当军区会不谨慎小心吗?另外对你而言,天王补元丹最无负作用的几年,就是你十八到二十五岁之间,这段时间一过,就连天王补元丹的药力也会产生杂质的,错过这次的任务,未来几年你未必还能找到像这样的报酬。”

    在炎黄古国,许多国家体制内的行政福利,是有钱都买不到的。

    “徐哥,你为什么那么希望我去啊?”沉默了片刻,石应虎这样问了一句,他能从话语中感受到对方的竭力助推。

    “一方面是因为能劝你参加这次的任务的话,我就可以升职了,另一方面,我信的过你,毕竟是在屁股底下放核弹的事啊,我们这些镇江土著,谁不是尽全力找靠谱的人来做。”

    “哈哈,有道理,谢谢徐大哥你看得起,不过我还是得考虑一下,如果我想接这个任务,会联系徐哥你的。”说着,石应虎笑着站起身来,示意离去。

    “好吧,毕竟是搏命的事情,你仔细想想也是对的,期待你的回复。”两人又握了握手,然后石应虎离去。

    独身一人走在街道上,往家的方向行走,同时也在思索着这次任务。

    石应虎之所以不愿意接这个任务,是因为可控性实在太低了,退一万步讲,石应虎宁愿亡灵天灾爆发,然后他为保护镇江而战,无论打成什么样都无可抱怨。而这次任务呢?

    地下冻土区中有没有进化出传奇兽王级的变异兽?不知道。

    同队都会是一些什么人?不知道。

    微型核弹是否像徐执事他们说的那样安全?不确定。

    站在镇江市政府的角度讲,只要确定地下冻土区足够深,核弹爆炸不会引发严重后果,那么往上填人,以小搏大,是这些政府官员的必然选择,若是成功了,避免亡灵天灾,避免了一场可怕的战争,若是失败了,也无非是损失几位猎人、几名军伍战士、几枚微型核弹罢了,在账面的角度上算这的确是不赔的。但在个人的角度上算,实在太赌命了。

    另外,需要说明的一点是,通过重新参加高考,申请国家培养名额这种事是做不到的。

    因为当今的社会风气是不提倡复读的,文科生尚且罢了,还好一些,武科生年纪越大培养潜力就同比越低,几乎没有复读的武科生申请国家培养名额成功的先例。

    炎黄古国这边的体制也相对僵化,石应虎若是一心想要国家培养名额这类助力的话,他倒是可以往国外考,只是石应虎没这方面的兴致,炎黄古国这边体质相对僵化,仅仅只是不给复读的人国家培养名额而已。

    美利坚合众国那边的体制活化,鼓励学生进行人体改造与基因改造,石应虎可没兴趣兴冲冲跑到外国去,然后给人家当活体研究样本。

    “打个电话问问师尊吧,若是成为纯阳宗核心弟子,应该也会有类似的福利待遇的,若是有仅仅只差上些许的待遇,我也就没必要再纠结了。”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光头虎的超武末世。本章网址:https://tvs-survivor.com/6_6346/189.html

类似《光头虎的超武末世》的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