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悠悠看书 > 我本港岛电影人 > 第六百三十九章 这城市那么空,这故事这么痛!

我本港岛电影人第六百三十九章 这城市那么空,这故事这么痛!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九份,一座在如今名声并不显地小镇。隶属于台北县的九份距离台北市距离不远。

    独特的建筑群造就了它怀旧的气氛,整体节奏安逸又缓慢。

    湾湾电影从那天起,就并没有成为华语电影的执牛耳者,如不是当初李瀚翔等一群人破水而来,恐及这边的电影业可能也无多少长进。但偏偏这个地方,似乎总有会因为电影留下几个耳熟能详的地名,让人萦绕心间。

    若如历史上的恒春古镇、剥皮寮老街、圆山大饭店、牯岭街等,九份这座历史小城,注定也会因为一部电影而焕发生机。

    不知是因为11月的九份本就有雨,还是这座原本阳光明媚的小城因为一部电影染上了悲情。

    11月的九份,阴雨连绵,青石街板上映着湿润又油亮的光泽,房脊处断断续续吊着雨珠,捧着黑瓷碗的小孩子咧着豁牙的笑脸,顺着屋檐追着车子跑。

    竹凳上围着蓝布的阿婆静怡自若,零零散散的背着画板的画家、陶艺、雕塑爱好者走在街道上,日式与中式相结合的建筑格外吸引一些游客到来。

    手纳千层底布鞋,麻布裤子,头顶上一柄大黑伞,不时驻足,轻轻在手中的画板上描绘几笔。

    “这边日治时期的建筑不少,当年淘金热,这边涌来了许多淘金客。也让这里汇聚了天南地北的风味,不过繁华过后,剩下的确是恬淡。

    沿着这条路走上去就是基山街……这条街左拐就是全湾湾最早的电影院——升平戏院。也是日治时期最大的戏院……”

    旁边面色发黄,头发半长,戴着一副黑框近视镜,穿着牛仔裤格子衫,长身玉立举着伞的讲述者就是杨德倡。

    面前装B味道十足,穿着麻布衫的男人自然就是吴孝祖。

    参加金马奖之余,吴孝祖干脆也撇下剧组,约上杨德倡夫妇一起来九份探班。

    这部戏的背后金主可是他吴老板!

    “最近老侯一直‘听’在这里不动,就是不胡牌。我都为他干着急!”

    杨德倡笑着调侃,把伞往吴孝祖那边挪一点,自己的半边身子反倒略有淋湿,却毫不在意,伸手指了指茶社,“这间茶室开了很长时间了,当初我与老侯来这边就喜欢点上一壶茶,那时候一壶茶能够喝一下午……”

    老板没打死你们嘛?

    吴孝祖看了眼旧式茶楼,对于这种人文历史相互结合的地方很有好感,没有吆喝声,让人能够静下心来欣赏原汁原味的美景。

    他很喜欢旧街。

    “感觉很奇妙,你看这些老建筑,设想一下,可能十几年、二十几年或者更久之情,也有一人站在这里说这话。我们如今走过这条街,总有一种历史在此刻交汇的奇妙。”

    吴孝祖有感而发,“我每次看到九龙城寨的时候,都有心拍摄一下港岛五六十年代的故事。有些眼睛见过,有些口口相传。

    “你说的让我挺有感触,我也一直想拍摄一部关于少年的故事……你听过茅武这个人吗?”

    杨德倡说完顿了下,失笑道,“怪我,你是港岛人,应该不清楚这个事情。不过这件事情当初在我们小时候真的是闹得沸沸扬扬,全社会关注的焦点也不为过。

    当初这个茅武因为感情问题杀害了一个14、5岁的女孩子~当初他也才16岁。两人都是未成年人,这个事情在当时影响巨大,当时我也差不多这个年岁,当时学校、军管全都加强教育,杜绝超友谊情况发生……”

    “这个茅武我知道,前些年出狱不好闹得满城风雨嘛~”身材丰腴裹着披肩的蔡芹在旁边接了句话,然后瞥了一眼共撑一把伞的吴孝祖与杨德倡……

    这个故事?

    “这种事真的也很有感触……”吴孝祖半真半假道:“那为什么不把这样一个故事搬上电影屏幕呢?我认为这会是一个非常好的题材。尤其是你回过头去冷静的看待这个问题……”

    “我确实有心思想要把这个故事誊于剧本上,可惜年度颇大。一直在试图去营造出60年度那种气氛。”杨德倡淡淡一笑。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的提议实际上在他拍摄《青梅竹马》的时候,就与男主角侯孝苋谈过。这次与吴孝祖也是老生常谈,当然……

    主要是吴导演有钱!

    “这样的题材不同于你以往把目光关注在台北的都市生活和城市文化之中,不过我对此却很感兴趣。如果你真的要拍摄,投资方面,我可以尽一点微薄之力。”吴孝祖热情的笑。

    反正拉投资就是了!又不是他出钱!

    这样一部经典的作品,吴孝祖总不能放过吧?最主要是这部戏实际上也没有赔钱。甚至成为了杨德倡电影票房最好的一部。

    同时,也是吴孝祖最喜欢的他的作品。

    甚至相比起《一一》,他更喜欢这部充满了少年荷尔蒙及粗劣气质的《牯岭街》。

    最巧的是这部戏的英文名借鉴了猫王经典歌曲《Are You Lonesome Tonight》中的一句歌词,名字叫《阳光灿烂的夏日》,同某个大老粗的电影名字相差无几,更巧的是那部戏讲的也是少年人的故事,两部戏也都是两岸最经典的青春回忆电影。

    “你这样说,我就心里舒坦多了,肯定不会和你客气。我真怕同你一谈钱,你也脸变~”杨德倡自嘲了一句,然后重重的拍了拍吴孝祖的肩膀,颇为欣慰。

    距离上部《恐怖分子》之后,杨德倡也陷入了筹资的困境之中,尤其是在台北第二区济南路69号屋宣布出“湾湾电影宣言”之后,影响更甚。

    他也有心抛开电影基金扶持,独立制片。他的艺术风格上实际上同吴孝祖很像,都是把西方电影理论与中国传统电影美学相结合。

    只不过,吴孝祖的电影中更有自己的独立风范,宿命、黑色幽默、暴力美学都充斥其中,风格多样,他则更重人性层面的理性剖析,题材偏重于人际关系以及社会家庭生活的描述。

    前世,他最终是在蔡芹财力支持下走出的这一步,在之前,他也是多方筹资,可惜困难重重。

    湾湾的电影黑帮垄断更严重!

    更甚的一点是这些片商“崇港媚外”更严重,对于本土艺术片十分抗拒。

    导致他们拍戏大多都要指望扶持基金,如果真的脱离开扶持,反而很难融资。

    “我倒是想开办自己的电影工作室,不过计划不会太顺就是了……”杨德倡絮絮叨叨同吴孝祖讲了一些事情,吴导演也没细听。

    总之,投资对方不是坏事!

    走走停停,终于走到《悲情城市》剧组。

    “吴导、昌哥~Tsai ……”

    侯孝苋早有准备,知道他们来探班,一进入就见他主动操着手迎了上来。

    原本的屁股脸变得黑瘦下来,有了几分后世姿态,一副老农民的模样。

    大家寒暄几句,吴孝祖则目光直接放在了不远处的身影上。

    罗东穿着白衬衫,安安静静在那里冲着自己笑,张了张嘴,没出声,眼睛中透着几许仿若梁朝玮的忧郁~

    凸(艹皿艹)!

    吴导演吓了一跳!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我本港岛电影人。本章网址:https://tvs-survivor.com/5_5835/647.html

类似《我本港岛电影人》的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