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悠悠看书 > 第一娇 > 第八百一十一章 吵架

第一娇第八百一十一章 吵架



    随着黑血流出,南梁大夫手上的乌青,渐渐褪去,手又露出本来的肤色。

    大家眼睁睁看着他的手褪色,一脸的震惊。

    苏清一双大眼睛,无助而迷茫的看看他的手,看看自己的手。

    “要不,我也刺破了?”

    轻声嘀咕一句。

    南梁大夫手上流出来的黑血,被西秦大夫用一只茶盏接了。

    银针浸入茶盏,再拿出来,针头在阳光下泛着黑光,仔细分辨,黑色里,透着仿佛鬼火的蓝绿色。

    西秦的大夫微微眯着眼,盯着那蓝绿色的针头看了须臾,转而将银针放置鼻尖,轻轻一嗅。

    腥臭中伴着浓烈的刺激性味道、

    这个味道……

    紧蹙的眉尖微微动了一下。

    就在西秦大夫验毒的功夫,其他几国的大夫,也都围了上来。

    西秦大夫紧蹙的眉心渐渐松开,瞥了慕容雪一眼,转而将接了毒血的茶盏递给身侧的同僚。

    “这个毒,你们几位看看。”

    其他几国的大夫便纷纷迫不及待的拿出自己的银针,朝着茶盏里的黑血插了一针。

    大夏朝的大夫朝苏清看过去。

    苏清似有若无朝他摇了摇头,转而目光睃了刑部尚书一眼。

    大夫顺着苏清的目光看过去,刑部尚书正一脸好奇宝宝专属表情,嗑着瓜子看着这边。

    大夫……

    眼角一抽,犹豫一瞬,默默挪了脚步走到苏清身后。

    他的举动引起了南梁燕王的注意。

    面色黢黑若杯盏里的毒血,南梁燕王看向苏清,“怎么,你中毒了,贵朝的大夫连给你看一看的必要都没有吗?你可是怀着身孕呢,他们就不怕影响到你肚子里的皇家子嗣?”

    戏虐,讥讽。

    话里的意思,直白而不加遮掩。

    苏清眼皮要死不活的一抬,朝他看过去。

    正要接话,福星忽的一脸震惊的表情泄露出来,盯着南梁燕王,惊愕又不可思议的一声高呵:“你的发际线,怎么那么高!”

    语气里,浓浓的发自肺腑的全然真挚的匪夷所思(灵魂质问)。

    一句话……

    所有人目光,齐刷刷落向南梁燕王……的发际线

    秋风拂动的,不仅仅是人心,还有头发。

    更有……

    南梁燕王的发际线。

    之前大家都在说正经的事,心里较量正经的比赛,没人注意这么无聊的问题。

    福星猛地一提。

    靠!

    真的好高啊!

    这发际线,马上都要到半头顶了!

    难怪南梁人要留这样的发型。

    女子都梳发髻,各国发髻不同,但都差不多。

    男子的话……

    除了南梁,其他国家,男子都是将头发高高束起。

    要么玉冠,要么木簪,全凭个人喜好和家庭经济能力。

    南梁就不同了。

    南梁的男人,背后梳个三股麻花辫,前面头发像杂草一样盖在头上。

    之前大家只是觉得,这是南梁的风俗习惯,没有多想,毕竟,各国都有自己独特的民俗.

    现在……

    望着南梁燕王要到头顶的发际线,众人目光复杂。

    原来,你们南梁的男人,梳这样的发型,是这个目的!

    燕王……

    一张脸,羞愤难耐。

    比燕王还要羞愤的,是燕王背后的其他南梁官员。

    心头愤怒的咆哮。

    我们的发际线,是正常的!

    你们不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然而,他们有不能伸手撸起头发让大家看他们正常的发际线。

    毕竟,有碍燕王的体面。

    可又想展示自己正常的发际线。

    这一刻,只能默默祈祷,风吹得更猛烈些吧。

    现场气氛……

    诡异到爆。

    苏清嘿嘿嘿的笑着,看着南梁燕王,“您发际线都这么高了,还是不要操心我们国家的事了,忧心过重,容易脱发。”

    云霞用一种人人听得到的声音,和苏清说悄悄话,“我听说,男人头发脱得厉害,是精气不足的表现,你说,他是不是不行。”

    哈哈哈哈哈哈哈……

    无数的肩膀,在这一瞬,抖了起来。

    然而毕竟对方是个王爷,笑得太夸张,实在说不过去。

    何况大家是同盟,一致决定要铲除苏清呢。

    可不笑出来,这么憋着,对自己又实在不好。

    真是……

    讨厌!

    被人这么当众羞辱,慕容雪,这一瞬,终于找到反驳的机会。

    下颚微扬,一脸冷怒,鄙夷的看着云霞,“据我所知,云霞公主尚未出阁,这样的污言秽语,你都说得出来,真不知道,大夏朝的皇室,是如何教导你这位公主的。”

    众人……

    瓜好大,吃瓜吃瓜,。

    这是目前为止,参加的最为愉悦的一次尖子兵大赛了。

    云霞一脸懵懂纯真无邪的表情,瞪着自己天真烂漫的大眼睛,朝慕容雪的眼前杵过去。

    “你说,污言秽语,指的是哪一句?”

    慕容雪面色铁青,重重一哼,“不知羞耻!”

    云霞就更加的天真烂漫的看中了慕容雪。

    “你是不是觉得,我说的最有一句,他是不是不行,是污言秽语呀?我真的觉得他不行呢,他要是行,怎么会梳头发的时候,把自己的头发都输掉呢,他真的梳头不行呢!”

    三个呢,真是呢极了!

    呢完,云霞好奇的看着慕容雪,“这个,是污言秽语吗?还是说,纯洁的你,理解成什么了?”

    慕容雪……

    恨恨看着云霞,这一瞬,只想捏爆这个贱人的头!

    然而,天真烂漫的云霞,不依不饶,“你到底理解成什么了,快说啊,毕竟,你也是有嘴的,我真的很好奇啊!”

    慕容雪……

    被人公开议论不行,还要被这样肆无忌惮的调侃不行,燕王黑着脸一捏拳。

    “够了!”

    苏清跟着就用一种更加狠厉的语气怼回燕王去。

    “凭什么就够了!贵朝的王妃,当众羞辱我朝的云霞公主,这是你一句话够了就真的能够了的吗?什么叫我朝皇室教导不利,什么叫污言秽语,什么叫不知羞耻!我们需要一个解释!”

    慕容雪……

    一颗心都快拧成麻花了!

    云霞分明就不是她自己解释的那个意思!

    她说的不行,分明就是说燕王那方面不行!

    还什么梳头!

    可这话,她要怎么说出来辩驳道理!

    苏清语落,一双眼睛盯着南梁燕王,咄咄逼人,寸步不让。

    “你们羞辱的,不是什么阿猫阿狗,是我们大夏朝最为尊贵的嫡公主,唯一的嫡公主!这件事,燕王准备如何处理,你若能处理,你就来处理,你若处理不了,我相信,有不少人对你们的边防图很感兴趣!”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第一娇。本章网址:https://tvs-survivor.com/5_5514/809.html

类似《第一娇》的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