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悠悠看书 > 第一娇 > 第七百六十二章 跟随

第一娇第七百六十二章 跟随



    京都的夜,彻底黑下去的晚,早早亮起来的却早。

    忙碌了大半夜的皇上,感觉自己才睡了不足一刻钟,外面就响起内侍在金銮殿前抽鞭子的声音。

    几米长的大鞭子抽在地面上,啪啪的,格外的响亮。

    被子一扯,直接蒙住头。

    听不见!

    朕要再睡会儿。

    优秀的智力需要充足的睡眠!

    肌肤的状态也需要睡眠来保证。

    福公公立在一侧,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弯腰伸手,将皇上的脑袋从被子里剥了出来。

    “陛下,该早朝了。”

    福公公将被子扯下,皇上闭着眼嗖的再将被子拉上来,福公公再扯下,皇上再拉上来。

    拉锯战持续了约么一盏茶的功夫,皇上生无可恋的睁眼。

    “一把年纪了,你就不能为你自己个的身体着想一下吗?昨天睡得那么晚,你干什么要起这么早,多睡一会儿不好吗?做人最重要的是开心,不要总是那么尽职尽责,会累的!偶尔偷懒一下怎么了,朕又不会怪你!”

    皇上说的情真意切,语重心长。

    福公公面无表情,“陛下,起床了,该早朝了!”

    皇上……

    真是……

    怕了你了!

    无条件投降!

    一番洗漱,福公公服侍皇上去上早朝,打发一个小內侍去九王府传召苏清。

    苏清一套晨拳打完,正吃早饭,小內侍前来传召。

    容恒捏着帕子捂着胸口,“我陪你一起去。”

    说的气若游丝。

    已经整整吐了半个时辰的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力气了。

    昨晚难得的夫妻团聚,他还直接睡在澡盆里了。

    今儿一早起来,回忆起昨天晚上的事,呕的他……直接就吐了!

    瞧着容恒菜瓜一样的面色,苏清温柔笑道:“你踏踏实实在家里,身子不好就好好养着,别折腾,折腾的更难受了。”

    小內侍立在一侧,眼角一抽。

    这一幕,瞧着怎么那么诡异!

    看上去,很像小时候在兄长家,兄长出门前对嫂嫂说的话啊!

    这真是……

    小內侍眼皮一颤的功夫,苏清已经拿着鞭子起身。

    隔着一张饭桌,朝着容恒脸颊吧唧了一口,苏清转身朝外走,“走吧!”

    小內侍颤抖的目光朝容恒看去。

    容恒一双含情脉脉的眼睛,正追望苏清的背影,“晚上早点回来。”

    今儿我绝对不睡了!

    苏清头也不回,却情意绵绵道:“知道了,处理完事情我就早早回来,你踏踏实实的。”

    小內侍……

    全身像是让电击了一样,头皮一麻,转头跟上苏清。

    都说九王妃是苏世子,九殿下是九公主。

    以前他总觉得是老百姓闲得无聊胡说八道。

    可现在……

    九殿下,许真的就是九公主……吧?!

    要不然,眼前这一幕,也太诡异了!

    ……

    苏清抵达宫门口的时候,一顶轿辇正从里面徐徐而出。

    秋风吹拂车帘,缝隙间,苏清看到宋兮红唇皓齿盛装坐在里面……抱着一袋薯片。

    这真是……美好的画面!

    无力的翻了翻白眼,苏清上前,“等等。”

    陪着宋兮一起出宫的重量级人物,有工部尚书和吏部尚书。

    眼见苏清喊停,两人狐疑看过去。

    轿辇停落,苏清胳膊支在轿辇窗棂上,用鞭子将窗帘撑开。

    宋兮飞快的将薯片藏到一群下,瞪着眼睛吞下嘴里的一口,在看到撑起窗帘的是苏清的一瞬,大松一口气,低低的道:“你大爷的!吓死我了!”

    苏清……

    画着精致的妆,长着甜美的脸,抱着薯片骂着你大爷!

    真是完美人设!

    鞭子稍挑起宋兮的下巴,苏清勾着嘴笑道:“都准备好了?到了那边,切记,说不过赶紧闪,别等着让人瓮中捉鳖了,我还得去救你。”

    宋兮翻了苏清一个白眼。

    “什么叫到了那边,说的好像我要死了一样,管好你自己吧,尖子兵大赛诈死,可别死的不逼真让人看出破绽,拖我后腿!”

    苏清嗤的笑了一声,手里鞭子放下,转身进宫。

    身后,宋兮轿辇附近的仪仗随从……

    刚刚发生了什么?

    好像是,九王妃调戏了新封的云锦公主?

    一群随从头顶飞着麻线,轿辇继续前行。

    浩大的仪仗队,穿过热闹的鼓楼大街,直接奔赴京外。

    鼓楼大街,人人乐道,曾经和定国公府结下梁子的民间姑娘,被皇上收为义女,一段佳话,传颂不息。

    而热闹的人群里,有两张格外肃穆的脸。

    五皇子的随从皱着五官,做最后的努力,“殿下,当真要去吗?您要是去了,万一被陛下发现怎么办?”

    五皇子一脸笃定。

    “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宋兮往火坑里跳!”

    随从就道:“殿下,都是您自己个猜测的,陛下也没有真的说,宋姑娘就是去和亲的啊,再说了,就算是和亲,这种大事,肯定是朝野皆知的,怎么会像现在这样,连个消息也没有,再怎么说,也得知道宋姑娘是被送到哪一国啊!”

    五皇子就冷着脸道:“那就更说明,此行凶险!”

    随从……

    “殿下,如果宋姑娘不是去和亲呢?”

    五皇子就道:“我绝不相信,她是真的去敬天了!就算是真的敬天,我暗中陪同怎么了!”

    随从……

    怎么了?

    怎么了您不知道吗?

    封了藩地的王爷无召不得入京,没有封地的皇子同样无召不得离京。

    一旦擅自离京,那就是担着谋逆的风险。

    您问奴才怎么了?

    随从不顾尊卑,一把拉住五皇子的衣袖,“殿下,三思啊,就算要跟着宋姑娘,您好歹问清楚情况啊!”

    五皇子一把拽出自己的衣袖,“没有时间了!”

    语落,身影猥琐又诡异的跟上前面的仪仗队。

    看着前方打扮成叫花子的自家殿下,随从深深的无力的仰头望天。

    这是做了什么孽!

    五皇子一路尾随宋兮,而苏清也抵达御书房门口。

    皇上已经下朝,苏清进去的时候,皇上正黑着脸坐在桌案后。

    桌上,摆着一张字条。

    父皇亲启,儿臣不孝。

    原本有一封苏衡亲笔写的信函,杜之若给儿臣的,儿臣打算给父皇,结果昨夜不慎将信函失落,信函内容,儿臣自己撰写一遍如下…….

    内容属实,没有虚构,因内容太过重要,儿臣自知有罪,决定去京郊深山,闭山思过,父皇勿念。

    另,盼父皇早日找到信函真迹,避免事端。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第一娇。本章网址:https://tvs-survivor.com/5_5514/761.html

类似《第一娇》的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