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悠悠看书 > 第一娇 > 第七百二十六章 想开

第一娇第七百二十六章 想开



    到底是皇上糊涂还是您糊涂!

    您自己个心里就没点数吗?

    皇上真可怜,一个个的儿子,怎么都这样。

    小厮无力的望了望头顶,同情了皇上一瞬间,转而朝五皇子道:“奴才这就去打听,不过,如果陛下封宋兮姑娘为郡主,的确是陛下自己的想法,殿下您就放弃,可好?”

    五皇子趴在那,摆了摆手,“你快去,打听了再说!实在打听不到,就把宋兮请了来,我亲自问她。”

    小厮无可奈何的离开。

    他前脚一走,五皇子才要琢磨这件事,门外就有脚步声传来。

    “殿下,民女可以进来吗?”

    民女?

    他府里什么时候混进民女来了?

    五皇子皱了皱眉。

    呃……窦四!

    不是说撞了脑袋昏迷不醒了吗?

    怎么醒了?

    “你别进来了,本王现在不想见任何人。”

    窦四小姐正要抬起的脚,顿时一僵。

    被拒绝了?!

    错愕的望着屋里床榻上爬着的五皇子,窦四小姐捏了捏手里的帕子,咬唇一瞬,道:“殿下,民女有话对殿下说。”

    心爱的媳妇都要变成妹妹了,五皇子哪有心思和人聊天。

    心头烦躁,难免声音有些狂暴。

    “本王现在不想听到任何喘气的声音,你出去吧。”

    窦四小姐……

    “殿下……”

    “滚!”

    贴身小厮跟着他十几年了,那是有感情的,说话虽然放肆,但是句句是为了他好。

    五皇子从不对身边对他好的人发脾气。

    可今儿……

    肚子里的火气,实在很大啊!

    莫名其妙头脑一热就冲撞了皇上,屁股挨了打,又疼又羞耻。

    这也就算了,美好的爱情也要一瞬间变成谁都不想要的亲情。

    现在,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非要在他屁股挨揍之后和他聊天?

    聊什么?

    聊屁股吗?

    五皇子没好气的抓起手边抱枕,砸了出去。

    “本王说话你听不到吗,滚!”

    窦四小姐整张脸都白了。

    惊愕的望着面前门帘,珠串晃动,五皇子的身影若隐若现,窦四小姐全身战栗。

    贴身婢女眼见如此,忙拽了拽窦四小姐的衣袖。

    “小姐,改日再来吧。”压着声音劝道。

    窦四小姐盯着门帘另一端的五皇子,一双手捏着丝帕,用力用到丝帕生生被戳了个洞都浑然不觉。

    丫鬟担心的看着窦四小姐,拽了拽她的衣袖,“小姐,走吧,”

    默了一瞬,窦四小姐铁青的面色舒缓过来。

    朝着门帘一个屈膝,“那民女告退,殿下休息吧。”

    语落,窦四小姐转身离开。

    原本,眼角眉梢克制不住的喜悦,这一瞬,消失无遗,取而代之的,是剧烈的恨。

    我窦四,哪里不如那个贱人宋兮。

    凭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

    出了五皇子的院子,窦四径直离开府邸。

    热闹的鼓楼大街,窦四直奔一家药房。

    “姑娘,看病还是抓药?”

    门口药童热情的迎上。

    窦四面容柔和,笑着轻声道:“我来买一味药。”

    “姑娘买什么?”

    “藜芦,要二两。”

    药童蹙眉,看了窦四一眼,“姑娘是单一买藜芦还是也要买旁的?”

    窦四就一脸纯良的笑道:“只买藜芦,家中苍蝇蚊虫太多,听邻居大娘说,藜芦汁子能驱除蚊虫,来买些。”

    药童听她如是说,便笑道:“藜芦的确是能驱除蚊虫,不过,藜芦药性强,切不可被孕妇和孩童误食。”

    窦四就笑道:“多谢提醒,不过,我家没有孕妇和孩童的。”

    药童称了药,包好递给窦四,“姑娘拿好,一共是一两五钱。”

    顿了一下,药童又提醒道:“藜芦虽然可以驱除蚊虫,不过,不能与丹参共用,否则可能危及性命。”

    窦四笑着给了钱,“丹参这种东西,我家哪里就用得起,那都是高门大户的夫人小姐们用的,咱们平头百姓,谁用那个。”

    说笑完,拿着药离开。

    出了药堂,小丫鬟不安的跟在一侧,“小姐,买这个做什么?”

    窦四眼底蓄着一道阴戾的光,扯了扯嘴角,没有说话。

    小丫鬟就道:“小姐,您该不会是……”

    “闭嘴!”

    窦四满目凶光,朝她看去。

    小丫鬟吓得肩头一缩,“小姐,藜芦和丹参,毒性很强的,当初四殿下不就是……”

    窦四阴笑道:“强不强的,关我什么事,难道五殿下好好地,他就会心里有我?既是心里没我,他好与不好,与我什么相干。”

    我没有的幸福,别人谁也别想要。

    看着窦四娟秀的面庞一片狰狞,小丫鬟满目惊恐,瑟瑟发抖。

    “小姐……”

    窦四盯着小丫鬟,车水马龙的鼓楼大街,她阴沉着脸。

    低声道:“今日之后,我就离开京都,你若要同我一起,就踏踏实实回去收拾东西,你若不同我一起,等我离开三日,你再检举我就是,如此,殿下也不会为难你。”

    小丫鬟惊得倒吸一口气。

    “小姐,您要离开?您要去哪?”

    “天大地大,哪里不能去,我手里有银子,何必委屈在一个心里没我的男人身边受气。”

    窦四话音坚定,看着小丫鬟,“我不为难你,你自己想好了。”

    小丫鬟咬着唇,眼底的惊恐不安浓的散不去,却是抓住窦四的手,“小姐,奴婢跟着您,奴婢是您的人。”

    窦四一笑,在她脸上轻轻抚了一下。

    “好,我不会委屈你的。”

    窦四在五皇子府邸,之前的身份,一直算是半个府中的女主人,她出没哪里,并无人询问阻拦。

    藜芦泡水,拧出汁子,窦四没有直接放到五皇子用的药膏上,却是将这汁子倒入小厨房的酱油瓶里和醋瓶里。

    一切做完,窦四去见府中管事。

    “窦小姐身子好了?”

    窦四突然出现,管事倒是大吃一惊,毕竟昨天大夫来瞧,还说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醒来呢。

    “头上的伤,可是无碍了?”

    窦四一脸感激的笑道:“已经无碍了,这些日子,多谢您的照拂,之前殿下说,让我在京都买一处宅子搬出去,您看……”

    窦四一提这个,管事倒是忍不住多看她一眼。

    那天殿下要窦四搬出去,她就要巧不巧的摔了个昏迷不醒。

    这么些日子,管事心头始终怀疑,她就是不想搬出府邸,故意的。

    现在看来,倒是他多心了?

    狐疑审视了窦四一眼,管事笑道:“小姐已经看好宅子了?”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第一娇。本章网址:https://tvs-survivor.com/5_5514/725.html

类似《第一娇》的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