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悠悠看书 > 第一娇 > 第六百九十九章 汹涌

第一娇第六百九十九章 汹涌



    刑部尚书……

    这样的仵作多招点,大夏朝是有福了,可他家怕也成了义庄。

    可皇上都说了,他能怎么样。

    还不是只能很恭敬的领命。

    出了御书房,刑部尚书才走没两步忽的想起有件要紧事还没有回禀。

    都怪皇上,打乱他节奏。

    就在小內侍要关上御书房大门的一瞬,刑部尚书又杀了个回马枪。

    皇上皱眉看着刑部尚书。

    “怎么又回来了?”

    “就在仵作验尸之前,九殿下府中的长青带了八个身着黑衣劲服的人到刑部,说是今儿夜里活捉的刺客,这些人,是定国公派去的。”

    皇上神色,骤然一冷。

    刑部尚书继续道:“臣还未来得及审讯,仵作就带了尸体回来,紧接着便验出朝晖死亡真相,臣不敢耽误,便直接进宫了。”

    朝晖是被灭口的。

    这个多事之秋,任何一个非正常事件,都可能牵动出一个巨大的阴谋。

    他必须在事情发生的第一时间告诉皇上。

    “朕知道了,你先带人去验平阳侯府的老夫人,至于这些刺客,等明日再审。”

    “是!”

    刑部尚书得令离开。

    皇上阴鸷的眼底散发着厉光。

    “定国公,这就坐不住要动手了吗?伪装了一辈子,朕,总算是没有平白冤屈了你!”

    皇上疑心了定国公十几年,也调查了他十几年,可总是一无所获。

    这么多年查而无果,皇上都要放弃了,都要以为他就是个忠良了。

    可最近,这接二连三的事情发生,皇上倒是越发坚定自己最初的判断。

    就连护国神鸡都看不下去的人,能是什么良善之辈。

    “你说,他为何要刺杀恒儿?”冷厉的面孔带着嘲谑的讥诮,皇上转头朝福公公道。

    福公公……

    我滴陛下啊,这话奴才哪敢说啊!

    身子一躬,福公公就道:“陛下,老奴这蠢脑子,哪知道这个!”

    皇上抬脚朝他小腿来了一脚。

    “老东西,让你说你就说,这里又没有外人,总是和朕打这些腔调!说!”

    福公公……

    伴君如伴虎啊!

    “定国公究竟为了什么刺杀九殿下,老奴真是不知,不过,老奴揣测,该是与五殿下无关。”

    皇上觑着福公公,噗的笑了出来。

    “你呀你,越老越活成精了!”

    吁了口气,皇上靠在椅背上,右手食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面。

    “自然是与老五无关的,老五若是能争取到定国公的扶持,也不至于就像现在这样。”

    提起五皇子,皇上心头,又堵了一团莫名其妙的愤怒。

    他这些儿子……

    老大,不是亲生的,但好歹也是他调教着长大的。

    结果就长成那副蠢样子、。

    几个皇子里,他暗地里获得的势力最大,结果呢,一把好牌打的稀烂。

    老四……

    老四就是个被镇国公和德妃以及太后给带坏了的。

    等禁足完了,兴许还有救。

    老五……

    老大没了,老四被禁足,眼下,竞争皇位的就剩老五和老九。

    可老五那个蠢货,听说在读史书,还一本正经的做起了摘抄。

    一点要竞争的意识都没有。

    而老九……

    天天吐得跟个娘们儿似得!

    朕……这么优秀,怎么就养出这么一群群魔乱舞的儿子!

    还是朕的云霞乖巧啊!

    福公公立在一侧,眼睁睁看着皇上的表情知道他已经思绪跑偏,非常贴心的大气不敢喘。

    深怕一个不慎惊动了他跑偏的思绪,让他回归主题,又来问一些大不敬的问题。

    就在皇上遨游在自己越跑越远的思绪里的时候,门外一个小內侍回禀,“陛下,九殿下在宫门口求见。”

    皇上……

    思绪瞬间被拉回,错愕看着门口小內侍,“谁?”

    “九殿下。”

    皇上转头,看向福公公,“要早朝了?”

    “陛下,还差多半个时辰。”

    难道是进宫告状来了?

    不对啊,恒儿那孩子,一贯不肯告状的。

    思绪翻过,皇上道:“让他进来吧。”

    来都来了,总不能在宫门口晾着他。

    容恒进来的很快,进门行过礼,就把信函递上。

    “父皇,今儿夜里,儿臣意外抓到了定国公的贴身随从,从他身上搜出一封信,是一封定国公夫人写给塔塔尔的家信,信上内容并无什么,但信纸上,定国公用柠檬水写了暗字,儿臣用火烤了出来。”

    福公公忙将容恒捧上的信函接过,递到皇上面前。

    皇上一面接了,一面道:“不是抓了刺客吗?怎么又成了定国公的随从?”

    容恒就道:“刺客是儿臣在儿臣府邸抓的,定国公的随从是方才护国神鸡在大街上抓的。”

    皇上要拿出信纸的手,跟着就是一抖。

    眼皮一跳,震愕看向容恒。

    “那只鸡抓的?”

    容恒点了下头。

    皇上……

    一只鸡,大半夜的溜达到大街上,顺便抓了个人!

    正好抓的这个人就是定国公的随从。

    还正好就在他身上搜出了了不得的东西?

    皇上心里,宛若被天雷劈过。

    算了,朕就不脑补那只鸡当时到底是怎么抓人的了,太刺激了,朕一把年纪,经受不住!

    还是看信吧。

    信纸从信封取出,抖开。

    落目一眼便看到容恒用火烤出的几行小字。

    皇上的脸色,骤然间阴戾起来。

    啪的一拍桌子,嗓间迸出怒声,“放肆!”

    容恒就道:“父皇,儿臣只烤了一张,眼见内容要紧,余下几张信纸,儿臣尚未烤过。”

    皇上黑着脸,转手将信纸交给福公公。

    福公公接过,小心翼翼在火上烤纸。

    随着字迹现出,福公公额头渗出一片冷汗。

    “陛下。”

    皇上接过,细细去看,每看一个字,眼睛似是都能放出带着冰针的光。

    拳头一捏,一拳再次砸在桌上。

    “去把兵部尚书和礼部尚书给朕叫来,立刻!”

    皇上一声吩咐,福公公当即执行。

    容恒则道:“父皇,这事,怕是也要将苏清立刻召回才好。”

    湘北赈灾,救人这部分,基本已经接近尾声,剩下的,便是灾后重建。

    皇上颔首,朝门口正在吩咐小內侍的福公公道:“派人把苏清召回。”

    福公公忙去安排。

    静谧的夜,汹涌着疯狂的浪涛。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第一娇。本章网址:https://tvs-survivor.com/5_5514/698.html

类似《第一娇》的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