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悠悠看书 > 第一娇 > 第五百八十二章 抱起

第一娇第五百八十二章 抱起



    云王说的,很是迟疑,并不确定。

    皇上心头,狠狠一震,看向云王。

    云王立刻道:“只是有消息传,但是,臣并不确定,消息传来之后,臣曾派人去查过,并没有找到那个孩子。”

    “反复问过当日在燕王府监督的人,她确定,母子俱亡,燕王府那边也说,的确是没了。”

    “后来,随着时间推后,一直风平浪静,臣就没有再查。”

    云王这话,无疑在皇上心头,划出一道痕迹。

    狠狠瞪着云王,皇上几乎咬牙道:“你知不知道,你做的每一件事,都足够朕将你九族诛灭不止一次。”

    云王扯嘴苦笑。

    “臣自知,罪该万死,只求陛下,让臣死之前,见见那孩子。”

    皇上冷笑起来。

    “见见?见了,告诉她,你就是她亲生的爹,你玷污了她娘,然后有了她,现在,你因为谋逆马上要死了?”

    云王心口,只觉得像是被针戳了。

    若早知道云溪有他的孩子,他还会谋逆吗?

    怔怔的瘫坐在地上,云王脑子里糊糟糟一团,想要理出点什么,可什么都理不出来。

    脑子里,不断浮现的,就是那时匆匆一瞥时那张年轻的脸。

    皇上恶狠狠的瞪了云王一瞬,忽的,眼底精光闪过,抬手一挥,“带下去,天牢甲字号房间关了,好吃好喝,莫丢了命!”

    云王很是震惊的看着皇上。

    他以为,皇上要杀了他的。

    串通大皇子谋反,娶了苗疆圣女为妃,现在,又与齐王有了联系……

    正如皇上所言,他做的每一件事,都足以让皇上将他诛九族不止一次。

    可现在,皇上只是要将他关起来。

    隐隐约约,云王嗅到阴谋的味道。

    皇上绝非善类。

    他能留着自己,足以见得,自己尚有大的价值。

    思绪闪过,云王恳求道:“求陛下让臣见一见那孩子,哪怕就见一次。”

    皇上双目微阖,靠在椅背上,表情淡淡。

    “只要你留着命在,迟早有机会。”

    云王嘴角微翕,还想再说什么,迎上皇上已经嫌恶厌倦的面容,终是闭嘴。

    云王被小內侍拖走,皇上默了须臾,缓缓抬眼。

    和硕……

    朕不会让你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的。

    “磨墨。”

    一声暗哑的吩咐,福公公上前,磨起徽墨。

    狼毫湖笔在手,皇上提笔,刷刷写下一封密信,火漆封口,招了人来。

    “将这密信,送到南梁边境,亲手交给平阳侯。”

    那人领命,拿了信就走。

    皇上吁了口气,负手起身。

    马上就是尖子兵大赛了。

    按照往年的习俗,各国君王虽不参加,可王爷级别的人,却是要来镇场子。

    今年,南梁来的,只能是燕王。

    看着皇上黢黑的面色,福公公知道皇上心头不好受,默默立在一侧,一言不发。

    天色渐晚,晚霞似火。

    在慧妃寝宫吐了整整两个时辰的容恒,终于虚弱的离开的慧妃的寝宫,躺在肩舆上,细若游丝。

    只要肩舆稍稍颠簸,他便胃里翻滚的难受。

    宫中肩舆,按规矩,不能出了宫门。

    可王府的马车,按规矩,不得靠宫门太近。

    无法,及至宫门处,苏清只得将容恒——公主抱起,坐进府中轿辇。

    马车里容恒蜡黄着一张小脸,完全没有力气和苏清争辩,他是一个男人的事实!

    马车辘辘,穿过热闹非凡的鼓楼大街,终是抵达王府,此时已经月上树梢。

    不知是一天的燥热褪去,夜里凉爽的缘故,还是吐了那么久没得可吐的缘故,总之,下了马车,容恒只觉得浑身通爽了许多。

    “我好像不难受了。”

    说这话的时候,除了觉得身上有点乏以外,容恒只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个正常人。

    眼底闪着灼灼的热光,拉着苏清的手。

    “真的,我一点都不恶心了,还有点饿。”

    苏清眼睛一亮,“当真?”

    说着,一把抄过福星正在啃的鸡腿,放到容恒鼻尖。

    容恒见势下意识就要躲开,可鸡腿当前,他竟然一点油腻的恶心感都没有。

    并且,很想吃。

    天!

    苏清目不转睛的盯着容恒的反应,“不恶心?”

    容恒看着鸡腿,摇头,“一点不!”

    苏清转手把鸡腿丢给福星,身子向前一探,朝着容恒脸颊吧唧一口。

    “太好了!吓死我了,我真以为你要吐十个月呢!”

    一激动,苏清直接将容恒打横抱起。

    “既是吃得下东西,想吃什么,我让厨房给你做!”

    容恒……

    这是抱习惯了?

    “快放我下来,你肚子里有孩子,稍有不慎,孩子落了怎么办?”

    从小在宫里长大,他见过太多的妃嫔因为不慎摔一跤或者拿了个什么重的东西,直接孩子就没了。

    他这么沉……

    容恒急的不得了,可又不敢在苏清怀里挣扎,深怕撞到她的肚子,只道:“快点,把我放下来,我没事了,可以自己走!”

    苏清一脸大咧咧的笑。

    “没事,没那么脆弱,你还没有我兵营里那两把铁斧沉呢,抱着你,就跟抱一个枕头差不多,老实呆着。”

    月色下,苏清一袭长袍,玉冠束发,潇洒的不像话。

    怀里抱着的容恒,小心谨慎,一动不敢动,目光带着切切担心,仰头看苏清。

    长青忍不住将头转到一侧去,抬手扶额。

    画面太辣眼了。

    苏清抱着容恒走到正屋的时候,忽的想起一事,吩咐福星道:“你去找宋兮,再要一瓶儿叶酸,另外,去找一趟我娘,问问她,殿下这孕吐,到底什么时候能好。”

    虽说现在容恒不吐了,可这种事,还是问一声踏实。

    福星领命,转头就走。

    长青听到宋兮二字的时候,忽的想起,他家殿下似乎鬼上身还没有解决呢。

    都说孕妇头上有金光,可以辟邪驱鬼……

    长青默默朝容恒的头顶看去。

    容恒则是在听到宋兮二字的时候,脊背微僵。

    宋兮。

    一个别人都能看见,唯独他看不见的人。

    仰面看着苏清,容恒道:“你和宋兮这么要好,哪天请她到家里做客啊。”

    月色下,苏清低头看容恒。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第一娇。本章网址:https://tvs-survivor.com/5_5514/581.html

类似《第一娇》的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