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悠悠看书 > 第一娇 > 第二百六十六章 检讨(求月票)

第一娇第二百六十六章 检讨(求月票)



    胸口宛若堵了一团发胀发沉的吸水海绵,苏清难受的要死,眼眶又酸又胀,从科学的角度来看,她想哭。

    抱着被子在床上翻来滚去几圈,嚯的一屁股坐起来。

    原主曾经在大佛寺后山埋了个匣子。

    原主说,不出阁,就不把匣子挖出来。

    当初圣旨赐婚,她去找过那个匣子,可惜没找到。

    想到这些,苏清翻身下床,一脚蹬开大门,嚯嚯朝外走。

    容恒正宛若一个死人一般瘫在椅子上,一脸伤感。

    原以为,自己已经做好准备,苏清就算不同意,他大不了继续他的漫漫追妻路。

    可现在,苏清真的没同意。

    他心里,好难受啊。

    像是有人用绳子在勒他的心,死命的疼。

    正喘不过气,里屋的门被苏清一脚踢开,苏清走出的一瞬,容恒嗖的就从椅子上弹跳起来,双目直直看向苏清。

    眼见苏清看都不看他一眼,抬脚就朝外走,容恒跟上去,“你做什么去?”

    听到容恒的声音,苏清心里越发难受的厉害,没理他,只加快了步伐。

    容恒追上去。

    苏清步子一顿,回头看容恒,回头回的猛,俩人差点撞上。

    容恒一脸关心,抬手去摸苏清额头,“没撞到你吧?”

    苏清撇身一躲,冷脸道:“不许跟着我。”

    容恒抬起的手一僵,苦笑道:“大晚上的,你去哪,我陪你。”

    苏清凉凉瞥了容恒一眼,“我会怕?”

    容恒……

    你是不怕,我怕!

    双手一摊,容恒几乎央求道:“就算你不接受我,可,我们做朋友还是可以的吧。”

    苏清朝后退了一步,“能不能做朋友,明天一早我告诉你。但是,现在你不许跟着我。”

    这话说的,就跟给十万大军下命令似得。

    说话间,两人的声音惊动了已经睡下的福星和长青。

    睡眼朦胧,福星僵尸走一样行到苏清跟前,“主子,怎么了?”

    长青立在容恒背后,打了个哈欠。

    大晚上的,他家殿下怎么又惹着王妃了。

    真是让人不省心啊。

    苏清朝福星道:“没事,忽然想起有军务没有处理完,我去趟军营。”

    “哦,那小的陪您一起去。”

    容恒一把拉住苏清,“别闹了,大半夜的处理什么军务。”

    苏清瞪了容恒一眼,“我就是有军务处理,杨子令今儿一早派人送来的密信,我还没有处理呢。”

    苏清一提杨子令,容恒的心,顿时宛若被刀子狠狠戳了一下。

    杨子令。

    果然是杨子令。

    这一瞬,容恒险些踉跄跌倒。

    夜里天黑,谁也没注意他脸色有多白。

    “你若是不想见我,我去书房,你回去好好睡,好吗?”

    克制着声音里的颤抖,说完,容恒抬脚朝外走。

    苏清瞧着容恒的背影,一咬牙。

    谁说不想见你了!

    心思一起,又狠狠瞪了容恒的背影一眼,哼,自作多情!

    长青原本睡意朦胧,眼见他家殿下已经要走到大门口了,顿时惊得睡意全无。

    这是发生什么事了,他家殿下竟然连正房也不能睡了,居然要去睡书房。

    担忧的看了苏清一眼,长青拔脚去追容恒。

    他们主仆俩一走,福星问苏清,“主子,还去吗?”

    苏清犹豫一下,“去,去大佛寺后山。”

    福星……

    “啊?那主子稍等,小的去抱鸭鸭,它也好久没回去看看了。”

    说完,福星转头一阵风冲回屋去,不过眨眼,抱着鸭鸭重新回到苏清身边。

    苏清……

    有气无力,抬脚朝外走。

    书房的屋顶上,容恒看着苏清和福星策马离开府邸,心疼的浑身一个哆嗦,差点从屋顶滚下去。

    长青一把扶住他,担忧道:“殿下,出什么事了?晚上吃饭那会,不是还好好的?”

    容恒喘出一个颤抖的气息,“我和她,怕是连朋友也没得做了。”

    长青一愣,骤然满面凝重,“到底怎么了?”

    容恒苦笑,在屋顶坐下,“我和她说了我的心思。”

    长青……

    同情又担忧的看着容恒,“王妃拒绝了?”

    容恒仰头看着满天繁星,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长青挨着容恒坐下,道:“殿下,奴才觉得,凡事,不到最后一步,都不能轻易放弃。”

    “她心里,装着的,是杨子令。”容恒满面痛苦。

    “王妃亲口说的?”

    容恒摇头,“她没说,可这不是明摆着的嘛。”

    长青……

    是他变笨了?

    “怎么就明摆着了?”

    “我才和她表白,她就要去处理杨子令的密信,哪有这么巧的事,她若不是心里装着杨子令,就算要找借口,也不会张口就说出杨子令的名字。”容恒说的都要哭了。

    长青……

    “您就是因为这个,觉得王妃心里装着的人是杨子令?”

    “难道不是吗?”

    长青一拍大腿,笃定道:“当然不是!”

    容恒苦笑,“你不用安慰我。就算她心里没有我,装的是杨子令,不到最后一刻,我也不会放弃她的,你不必劝我。”

    长青……

    得,这次,真不用他劝了。

    可他真心觉得,王妃去军营和杨子令没有什么关系。

    默默叹了口气,长青陪容恒仰头一起看星星。

    “我虽是个皇子,可除了这皇子这个身份以外,我怕是半点比不上杨子令。”沉默了许久,容恒苦声开口。

    “殿下,别这么说,那个杨子令……”长青心里跟着有点发堵,忙劝。

    容恒摇头。

    “杨子令能征善战,能在军中另得苏清青眼,必定有他常人不能及之处,可我……”嘴角带着浓郁的苦笑,“不过一个常年抱病的皇子。”

    “您的病已经好了!”长青心疼的不行,“再说,您这病,也是迫不得已。”

    容恒脸上的苦意越发的浓。

    “你看,我连自保都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我拿什么和杨子令比。”长长一叹,容恒干脆直接躺在屋顶。

    瞧着容恒满面满眼的痛苦,长青心里难受的喘不过气。

    “殿下,别这么说,您也有您的长处。”

    “我有什么长处?”

    “您一颗真心对王妃。”

    “一颗真心……她那么好,谁爱上她,都会捧出一颗真心的。”半阖双目,容恒低声喃喃。

    长青听着,不知该如何劝。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第一娇。本章网址:https://tvs-survivor.com/5_5514/265.html

类似《第一娇》的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