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悠悠看书 > 灭明 > 第1396章 大结局

灭明第1396章 大结局



    第四营在天北都督府休整了大半年,除了操训士兵,便是帮助当地的百姓开垦土地,将适应严寒地区的青稞、冬小麦、蔬菜引种过来。

    华夏永昌十一年(公元1653年)三月,华夏在美洲的西海岸元州,正式开城立府,被西班牙商船掳往美洲的汉人百姓,陆续向元州聚积。

    九月,李自成在月中的小型朝会上,决定征伐俄罗斯的西伯利亚。

    随即第四营第二师高禄部沿着鄂毕河攻击俄罗斯的库兹涅茨克城和托木斯克城;虎骑兵、狼骑兵、鹰骑兵从安西都督府出发,分三路攻打布拉茨克、伊尔库茨克、赤塔;同时,祖大寿亲率拓北团,越过北山,攻打勒拿河沿岸的重镇雅库茨克。

    俄罗斯人似乎没想到华夏突然不宣而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各处守军伤亡惨重,被华夏连下十一城。

    特别是第四营第二师高禄部,在攻破库兹涅茨克城和托木斯克城后,大军折而向西,威胁着西伯利亚总督所在的鄂木斯克,俄罗斯西伯利亚总督巴什科夫惊慌失措,一旦华夏的军队攻占鄂木斯克,就能切断俄罗斯通往东方的大道,东面各据点的俄罗斯人,连家都回不了,只能向华夏投降了。

    他被迫向莫斯科求援。

    十月,华夏各军冒着严寒继续向俄罗斯人建立的各个城堡出击,最多的推进数百里。

    巴什科夫惶惶不可终日,求救的信件雪花般飞向莫斯科,最多的时候,一日向莫斯科送出三封求援信。

    十一月,因为天气太过寒冷,李自成向前线各军传令,暂时停止军事行动,进入城堡避寒,安抚当地土著。

    十二月华夏北海舰队的旗舰、排水量达到六百吨的“北京”号战舰,经过两个月的航行之后,到达美洲西海岸元州港,华夏在美洲建立第一个行省——伯利省。

    伯利省以元州为首府,除了向南北方向大肆扩张外,还向东深入内地,一直延伸至科迪勒拿山。

    华夏永昌十二年(公元1654年)二月,俄皇阿列克谢的使者库尔文斯基来到兰州,责问华夏为何入侵俄罗斯,华夏外交部长南居益据理力争,认为北方的土地上都是黄种人,根据属人原则,土地应该属于华夏,是俄罗斯人入侵了华夏的土地。

    双方不欢而散。

    库尔文斯基离开兰州的时候,放出随身携带的信鸽,先行向莫斯科汇报会谈的结果。

    四月,俄皇阿列克谢亲率十万大军出乌拉尔山,正式向华夏宣战。

    已经在塔城等待的华夏皇帝李自成,带着两个团的亲兵,集中第四营八万步兵,以及虎骑兵、狼骑兵、鹰骑兵约一万精锐骑兵,前往西北方向迎战。

    两军在鄂毕河与额尔齐斯河之间相遇。

    在第一次试探性攻击中,俄皇阿列克谢派出一万哥萨克骑兵,华夏皇帝李自成派出虎骑兵、狼骑兵、鹰骑兵一万骑兵迎战,战斗一日,双方各自折损三四千骑兵,但战场并没有分出胜负。

    俄皇阿列克谢重新审视华夏。

    过了两日,俄皇阿列克谢派出四万步兵挑战,华夏皇帝李自成派出第四营第一师、第二师前去应战,也是四万步兵。双方的火炮、火#枪、手雷等,所有用得上火器,全部出现在战场。

    激战一日,俄军伤亡过万,华夏天命军伤亡超过五千,天命军小胜。

    俄皇阿列克谢开始相信西伯利亚总督巴什科夫的话:华夏军装备的火器,应该优于俄军。

    战争陷入僵局,谁也无法歼灭对方。

    双方时有小规模战斗,但华夏数次派出主力约战的时候,俄军都是拒绝应战。

    半月之后,俄皇阿列克谢收到来自国内的讯息:克里米亚汗国在奥斯曼帝国的支持下,出动八万骑兵入侵,深入俄罗斯境内上百里,屠杀、劫掠人口无数,多座城堡被毁……

    又一日,莫斯科再次传来讯息,波兰——立陶宛大公国,出动数万军队,从西南方向入侵了俄罗斯的切尔尼戈夫,莫斯科已经在威胁之下,西面的波罗的海沿岸,瑞典人陈兵三万,入侵了克克斯霍尔姆……

    俄皇阿列克谢暗暗心惊,有意撤军罢战,派出库尔文斯基来到华夏军营,求见华夏皇帝李自成,力陈双方势均力敌,继续战斗下去,对双方都是巨大的损失,想要体面地结束战斗,唯有双方同时撤军。

    李自成不但不许,还派出更多的军队前去挑战。

    俄皇阿列克谢愤怒之下,不顾群臣的劝阻,命令全师出营迎战,李自成以牙还牙,将第四营主力与虎骑兵、狼骑兵、鹰骑兵全部压上去,大营内只剩下他的亲兵。

    西西伯利亚平原上,二十万大军陷入混战,这是华夏建国史上最大规模的决战,关系着华夏与俄罗斯的国运。

    俄皇阿列克谢记挂着国内,华夏皇帝李自成心无旁骛,他要用硬碰硬的方式,彻底震慑俄皇,阻绝俄罗斯东扩问题。

    战斗延续了三日,血流成河,尸体遍地,草原被多次染成红色。

    俄军战败,天命军追杀百里。

    俄皇阿列克谢心中记挂着数国入侵,火器又是落后于华夏,被迫撤回乌拉尔山以西,天命军缓缓进逼,在乌拉尔山口扎营,随时可能越过乌拉尔山。

    乌拉尔山是俄罗斯在东方的最后一道防线,一旦乌拉尔山口失守,将是一马平川的平原,俄罗斯再无险可守。

    俄皇阿列克谢一面组织残兵抵挡各路入侵的敌人,一面派出库尔文斯基出使华夏军营,这一次是求和。

    五月,阿列克谢与李自成签订《乌拉尔条约》。

    《乌拉尔条约》规定:一、华夏与俄罗斯,自北向南,以乌拉尔山、乌拉尔河为界,乌拉尔河的下游,是克里米亚汗国的领土,由华夏与克里米亚汗国协商解决;

    二、双方从即日起派出人员,共同勘察乌拉尔山主脉、乌拉尔河主航道,并附图确认最终的边界;

    三、俄罗斯将乌拉尔山以东所有土地、城堡交给华夏,华夏允许乌拉尔山以东的俄罗斯军民撤回,并允许军民带回属于自己的财物;

    四、华夏、俄罗斯

    的商人,可以去对方国家行商,但须取得对方的同意,必要的时候,双方开放边界贸易;

    五、华夏与俄罗斯结束战争状态。

    《乌拉尔条约》的签订,标志着华夏与俄罗斯的战争正式结束,在这场战争中,华夏步兵伤亡一万二千,骑兵伤亡更重,仅阵亡的战士就超过五千,超过总数的一半。

    但华夏也取得了巨大的利益,不仅收复了广阔的西伯利亚,还斩断了俄罗斯伸向东方的魔爪。

    由奥斯曼帝国操纵,克里米亚汗国、波兰——华夏大公国、瑞典参与的对俄战争,也随之结束,各方都达到了削弱俄罗斯的战略目标。

    克里米亚汗国劫掠俄罗斯青壮五万、年轻的女人三万,在俄罗斯大军赶到之前,已经撤军南下,只要在奥斯曼的奴隶市场将这些战俘出手,就能获得巨大的收益。

    波兰——华夏大公国占领了俄罗斯的切尔尼戈夫,瑞典占领了俄罗斯的克克斯霍尔姆及附近的海岸线,夺回了原本属于自己的土地,让俄罗斯人远离波罗的海……

    李自成先行回兰州,第四营则在西西伯利亚休整了半个月,然后留下第一师赵烈部驻守乌拉尔山,主力撤回天北都督府的过程中,在鄂尔图玉兹(中玉兹)部的协助下,顺手征服了乌拉玉兹(大玉兹),哈萨克汗国覆灭。

    梁文成在辞职之前,给华夏增加了四个省级都督府:

    自乌拉尔山至叶尼塞河的西西伯利亚,立为秋明都督府,首府秋明城;叶尼塞河以东,至勒拿河的中西伯利亚,包括捕鱼儿海,立为捷轩都督府,捕鱼儿海更名拉穆湖,首府是拉穆湖以东的赤塔;勒拿河以东,直至大海,包括灵武半岛,立为勒拿都督府,将俄罗斯人的雅库茨克城更名勒拿城,做为勒拿都督府的首府。

    将鄂尔图玉兹和乌拉玉兹合并,立为里海都督府。

    里海都督府的建立,华夏的国土,延伸至咸海北岸和里海东北岸。

    七月,李自成回到兰州,梁文成在完成北方的四个都督府后,以年老体弱为由,向李自成辞职。

    这一次,李自成没有挽留,而是接受了他的辞呈,敕封为忠义公,在北京的十王府街赐府邸一座。

    国防部长牛金星接任政务院总理。

    李自成还准许外交部长南居益告老还乡,外交部长由原副部长、广中省长张献忠继任……

    与俄罗斯一战之后,短时间内华夏不会有大规模的战争了,李自成趁机对华夏的十大营军队进行了调整。

    第一营与第二营、虎骑兵、狼骑兵、鹰骑兵合并,组建新的第一骑兵营,李过任主将,王俊卓、罗文峰任新的师长,高一功调任国防部长;

    驻扎在喀什的第十营,更名第二营,扩军至四个师的满编;

    原第一营主将刘云水,任第七营主将,原第七营主将宋文,着告老还乡,加封忠勇公,在北京十王府街赐府邸一座;

    撤销第九营,原第九营的军士,安置在广中省落籍,家眷可以随行,由官府帮助修建房屋,尚未娶妻着,朝廷赏赐一名年轻的准噶尔女人……

    第四营、第二营休整半年。

    华夏永昌十三年(公元1655年)二月,第四营沿着天山北麓西进,进犯布拉哈汗国,征服费尔干纳盆地,立为安延府,隶属于天北都督府;

    二月,驻扎喀什的第二营西出葱岭,远征布拉哈汗国,将天南省的土地,扩张至撒马尔罕,布拉哈汗国向萨菲王朝求救未果,为免灭国,被迫向华夏求和。

    华夏将撒马尔罕更名西京。

    四月,华夏组建东盛贸易公司,专营美洲航线。

    四月,第四营沿着楚河西进,在一片废墟中找到大唐时代的碎叶城,碎叶城是大唐诗人李白的出生地,李白从身份上回归华夏。

    第四营在原址之南重建碎叶城,碎叶府隶属于天北都督府。

    五月,华夏与布拉哈汗国签订《华夏与布拉哈边界条约》,条约规定,双方以实际占领地为界,重新划定边界。

    根据《华夏与布拉哈边界条约》,整个天山,及西部源出于天山的河流,都属于华夏,华夏与布拉哈汗国结束战争状态,分别以西京和布拉哈城为贸易口岸,开始通商,但华夏俘获的三万布拉哈战俘并没有归还,而是安置在西京附近替第二营屯田。

    六月,华夏在乌拉尔山口以东立玉明城,俄罗斯在乌拉尔山口以西立阿列克谢城,玉明城与阿列克谢城,是双方向对方开放的贸易城。

    八月,华夏在锡兰岛立锡兰省,首府科伦坡。

    八月,李自成将首都从兰州迁回北京。

    华夏永昌十四年(公元1656年)四月,华夏西海舰队旗舰、“北京级”战舰的二号舰“南京”号,到达非洲好望角,将马达加斯加岛更名天成岛,岛上立天成省,以西部港口塔渡为首府,西海舰队在塔渡建立海军基地。

    六月,太子李松完成了慈恩府的归化工作,回到北京,协助李自成处理政务。

    七月,希瓦汗国趁布拉哈汗国被华夏严重削弱的机会,派兵入侵布拉哈汗国,布拉哈汗国向华夏天命军第二营求援,李定国同意提供帮助,但要求布拉哈汗国加入《亚盟》,国内说汉话,奉天主。

    布拉哈汗国的使者拒绝加入亚盟。

    希瓦汗国攻势甚急,一月之间,接近布拉哈汗国国都布拉哈城,布拉哈汗国再次向第二营派出使者,愿意加入《亚盟》。

    李定国代表李自成,与布拉哈汗国在《亚盟条约》上签字,布拉哈汗国成为《亚盟》的第五个成员国。

    第二营释放了在西京周围从事耕作的三万布拉哈汗国的战俘,并派出军事顾问,援助少量火器,协助布拉哈汗国,战争朝着对布拉哈汗国有利的方向发展。

    希瓦汗国向萨菲王国求救,但萨菲王国正在与奥斯曼帝国作战,无暇顾及希瓦汗国,又听说布拉哈汗国已经成为华夏的盟国,遂按兵不动,让希瓦汗国向华夏求救。

    李定国接见了希瓦汗国的使者,但开出了与布拉哈汗国同样的条件:加入《亚盟》!

    八月

    ,希瓦汗国走投无路,被迫加入《亚盟》,成为《亚盟》的第七个成员国,李定国为希瓦汗国和布拉哈汗国调停。

    因双方都是《亚盟》的成员国,实际上已经是盟国,在李定国的主持下,双方都放弃了赔偿的要求,恢复战前边界。

    李定国也主张维持现状,为双方划定了永久边界线。

    布拉哈汗国、希瓦汗国放弃恐怖教,改奉天主教,国内的恐怖教堂更改为天主教堂,同时开办学堂,学习汉语汉话。

    两国国内先后出现恐怖教教徒暴动,李定国组织三国联军进行血腥镇压,诛杀了领头暴动的教徒,两国局势趋于稳定。

    华夏永昌十五年(公元1657年)三月,西海舰队旗舰“南京”号出现在葡萄牙里斯本港口,欧罗巴震动,荷兰、英格兰、法兰西、奥地利、圣神罗马国、教皇国都派出使者,主动向华夏示好。

    四月,华夏与西班牙、葡萄牙签订《里斯本条公约》,三国正式结成盟国。

    此时的欧罗巴洲,信仰天主教的西班牙、葡萄牙、神圣罗马国、奥地利、教皇国,因为在宗教战争中失败,国力严重下降,唯一的天主教战胜国法兰西,并不站在天主教国家的一边,也不维护天主教国家的利益,甚至有信仰新教的势头。

    神圣罗马国因为担心法兰西反对,不敢加盟《里斯本条约》,但暗中鼓动教皇国加入《里斯本条约》,以刺探法兰西的态度。

    教皇国在法兰西的干涉下,未能加入《里斯本条约》,但为了向华夏示好,承认华夏国皇帝李自成是东方的教皇,与罗马教皇兄弟相称。

    七月,华夏的美洲伯利省会州府发现大量的金矿,传至国内,百姓纷纷搭乘东盛贸易公司的商船前往会州淘金。

    汉人在美洲的数量急剧增加,华夏朝廷顺势而为,在伯利省以北的海岸线建立琅琊省、海岸省。

    华夏永昌十八年(公元1660年),西海舰队将整个美洲的西北角纳入华夏,立为雷光省,雷光省隔着孙标海峡,便是华夏的勒拿都督府,至此华夏在美洲的土地,已经不是飞地,而是与亚洲的土地基本连接一体。

    华夏永昌二十年(公元1662年)四月,华夏得知英格兰、法兰西、荷兰在北美大陆东海岸建立殖民地,便抢先在落基山脉以东的苏里河、密西西比河中游,扶植三个印第安小国百度、网易、华为。

    五月,三个印第安小国与华夏签订《元州公约同盟》,成为华夏的盟国。

    《元州公约同盟》几乎是《亚盟》的翻版,参加《元州公约同盟》的国家,除了相互之间有军事协助的义务,所有国家必须推行汉语,以汉语为唯一官方语言;废除原始宗教,改奉天主教。

    九月,五大湖西岸,第四个印第安小国恒大建国,随即加入《元州公约同盟》,成为《元州公约同盟》的第五个成员国。

    华夏的势力扩张至五大湖。

    华夏永昌二十一年(公元1663年),三月,英格兰殖民至扩张至五大湖,与恒大国发生冲突,华夏以《元州公约同盟》盟主的身份斥责了英格兰,英格兰殖民者遂折而北上。

    百度、网易、华为、恒大四个印第安小国,在英格兰、荷兰殖民者的强大压力面前,纷纷向华夏示好,因为过呗的百姓与汉人面貌非常接近,他们相信了印第安人是从亚洲迁移过来的坊间传言,承认印第安人是汉人的后裔。

    十一月,由华为国牵头,百度、网易、华为、恒大四国,百姓认祖归宗,归为汉籍,并得到华夏的恩准,四国与华夏的关系更近了一部,华夏与四国修订了《元州公约同盟》,增加了两条内容:同盟国国民必须以汉人为主体;华夏用武力保护所有同盟国安全,同盟任何一国受到外部入侵火武力威胁,所有同盟国必须提供军事帮助。

    华夏永昌三十三年(公元1675年),七十高龄的李自成,主动退位,称太上皇,太子李松继位,改元盛和,以次年为盛和元年。

    退位之后的李自成,不愿意住在北京,主动要求去兰州试验不同于华夏诸省的地方政体——甘肃模式!

    新皇李松拨出巨款,将原先的兰州皇宫全部翻新,做为太上皇李自成的寝宫。

    离开北京城的时候,李自成乘着使用了橡胶轮胎的四轮马车,带着已经卸任的郭世俊和所有在世的后妃,新皇李松亲自出南城的正阳门送行,此时国政部已经裁撤,华夏三院十部的大小官员停止办公半日,全部在正阳门送行。

    车队已经消失在视线中,李松的目光还是停留在马车消失的地方……

    出了北京城,李自成的寂寞感越来越重,便停下马车,让郭世俊上车。

    郭世俊在李自成对面坐下,长久地凝视着李自成,讪讪笑道:“皇上……”

    李自成也是盯着郭世俊,良久,缓缓抬起右手,指着自己的脑袋,道:“世俊,你知道朕在想什么吗?”

    “太上皇在想,一个时代,终于结束了……”

    “是呀,一个时代结束了!”李自成悠悠叹了口气,“离开皇位,朕并没有轻松感!”

    “一个时代结束了,另一个时代又将开始!”郭世俊顿了一顿,方道:“皇上来兰州,一是为了‘甘肃模式’,另外一个心思,应该是为了蒸汽机吧?”

    “还是世俊懂朕!”李自成像个孩子似的笑了笑,“朕这一生,为华夏打下了大片的疆土,能想到的要地全部占了,也不知子孙,不,华夏的子民能否守得住!”

    “皇上,子孙有子孙的命运,”郭世俊在李自成面前,一直十分谦恭,李自成在军政方面表现出的才能,让他敬佩了一生,“皇上能想到,江山要靠子民来守,不单单依靠子孙,已经是上乘了,再说,华夏已经在研究蒸汽机,领先欧罗巴洲一大步,一旦蒸汽机研究成功,加上面向世界的教育和华夏的文化底蕴,华夏的子孙,或许有我们想象不到的智慧!”

    “但愿如此!”李自成掀开马车的滚帘,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将视线投向车外。

    前方,宽阔、平坦、笔直的水泥大道,一直延伸向远方……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灭明。本章网址:https://tvs-survivor.com/3_3736/1398.html

类似《灭明》的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