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悠悠看书 > 空间小农女,冲喜丫头病相公 > 第264章 母子初次交锋

空间小农女,冲喜丫头病相公第264章 母子初次交锋



    魏清风归家后,鱼苗早已换了一身衣服。

    正闲来无事,坐在厅里,跟李三娘学着女红。

    翠柳边帮林婆子往桌上端菜,边取笑道:“哎呦,我说少夫人,您这女红跟画画的功力相当啊。”

    鱼苗白她一眼,然后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杰作”,只觉得头疼不已。

    可李三娘之前悄悄对她说,当娘的,最好亲自为孩子做一身小衣服。

    正在她犯愁,李三娘要开口安慰她时,魏清风抬步走了进来。

    鱼苗忙从椅子上站起来,男人看到了她之前的动作,薄唇忍不住上扬了几分。

    鱼苗嗔怒道:“你就笑吧,刚回家就笑我。”

    魏清风本想直接走到她面前,可想起朝堂上人多,他怕给小娘子过了浊气,便先行回屋换了身衣服。

    鱼苗正想找地方将自己绣得乱七八槽的东西藏起来,魏清风却很快换完衣服,从她手中将绣花绷子拿了过来。

    不知道她绣的是花还是鸟,反正乱槽槽的一坨。

    魏清风忍俊不禁。

    鱼苗看得出来,这货心情很好,也是,先他之前,已经有太监来府里宣了圣旨。

    她家相公现在已是……二品高官了。

    李三娘对屋内人使了个眼色。

    以余盛为首,林婆子、翠柳、刘大夫等人纷纷跪拜,就连余小甜跟鱼小宝也高声道:“恭喜少爷(姐夫),贺喜少爷(姐夫)。”

    魏清风的目光一一扫过在场众人,心中微有感触,他虽是凉薄,但这些人也确实帮他良多。

    “都起来吧,一家人,整这些虚礼做什么。”

    余盛向来机灵,听出了这话里的不对味。

    之前,为防隔墙有耳,他们需得陪着小心,谨守规矩礼仪。

    可自打昨日宣了榜,少爷便不一样了,甚至现在,好像已经不怕任何事了。

    余盛第一反应,就是少爷说的“忍耐期”已然过了,他们可以翻身不惧老夫人了。

    他立刻站起来,笑兮兮道:“这不是高兴嘛,李夫人早早就让林婶子准备了好些菜,咱们高庆贺床贺。”

    还有一事,他没上表,就是蒋碧云派人来请过少爷,他觉得,眼下的少爷,许是不想理会那人的。

    魏清风点点头。

    地上跪的众人一一起来。

    鱼苗也后知后觉地感到了不同,随后稍微一想,便明白了。

    将军府外强中干,表面上看有老将军留下的荣耀,又有蒋碧兰抚养魏宏宇有功。可毕竟,还是从将军府变成了侯府,满府上下,只有魏清风一个男丁。

    眼下,这个男丁得了正二品的官职,据刘老大夫说,还是个实缺,那么,暗处盯着她相公的那些眼睛们,就更不敢轻动了。

    只是,皇帝的照拂虽好,她跟魏清风却更不能被别人揪住错处了。

    鱼苗上前,将他手中的绣花绷子拿了回来,轻声道:“一早就走了,肯定饿了,你赶紧洗洗手吃饭。”

    若非人多,魏清风真想点点小娘子的鼻尖,她说得堂皇,难道真的以为他不知,她是怕他拿东西取笑她么?

    余盛极有眼色地用铜盆将水打了过来,魏清风在净手时,压低声问他:“我不在的时候,府里可发生了什么事?”

    余盛暗中瞅向鱼苗,见她正拿着绣花绷子往屋内走去,便压低声道:“早上少夫人被老夫人叫走了,回来时,小的见少夫人的裙摆湿了,问了翠柳才知道,老夫人让少夫人给您……”

    “纳妾?”

    “是,是纳妾……”余盛心道一声“神了”,他家少爷竟连这个都猜到了。

    魏清风敛了眸子,拿过铜盆上搭的白巾擦了手。

    突然,沉冷道:“娘子待会出来,你同她说我临时有事,稍后回来。”

    说完,不待余盛开口,已然转身向外走去。

    李三娘听到脚步声,回头望向门口,低喃道:“这都快用饭了,怎么人又走了……”

    魏清风一路出了小院,径直向蒋碧云的住处而去。

    沿余路过的下人,对他越发恭顺敬畏了起来。

    他走到蒋碧云的院子门口,不等丫头通报,迈步进了跨门。

    此时的蒋碧云正坐在膳厅里用膳。

    眼角余光见魏清风走来,她刻意没有起身,对孔嬷嬷道:“去给状元郎添副碗筷。”

    随身伺候的孔嬷嬷看了看走进膳厅的魏清风,领命带着丫头离开。

    顿时,偌大的膳厅里,只余母子二人。

    蒋碧云斜睨魏清风一眼,“我倒不知道,你家夫人还是个长舌的,这么快就告状了?”

    魏清风连个虚礼也没给,眉目清冷,直直望着蒋碧云见了几分老态的面容。

    “我来,只是想同母亲说一声,生而不管,没必要在儿子成亲后,对我的房里指手画脚。”

    “生而不管”四个字,莫名刺痛了蒋碧云的内心,但她每一次见到魏清风与丈夫神似的面容,便怒火直冲心头。

    她冷笑着抬脸看着魏清风,“却是我错了,若是时常管着,定能发现你的狼子野心。你隐忍这许多年,怎么,现在不愿装了?”

    随后,笑容里添了讥讽,“也是,如今你金榜提名,又得了皇上青睐,还怕我这个丧夫多年的孤寡太太做什么。”

    魏清风直直地望着她脸上的笑,那讥讽,那冰冷,第一次如此不加掩饰地在他面前表现出来。

    他心中一涩,勾起的冷笑,也隐隐带了涩意,“若非你逼我,我何必如此费尽心机?母亲,这便是我最后一次从心中叫你了,我有一件事,还望你如实相告。”

    蒋碧云面色未变,反倒拿起筷子开始用膳。

    魏清风半晌才开口,“你到底是不是我生母?”

    蒋碧云的手重重一顿,也是过了半晌才回,“你既然问了,就代表你已经起疑,可我不是你生母又是谁?”

    是啊,又是谁……

    魏清风心中零落,他曾怀疑宫中那位是他生母,蒋碧云机关算尽,只是想让魏宏宇取代自己的位置。可他面对那德妃时,却没有半点想靠近的心思,反倒是对府中这位,曾心有期许。

    强行抛了心中多余的想法,魏清风告退时,做了个揖,但口中的话,却满是威胁之意。

    “既然母亲大人已看透你我眼下的局势,还请您处事之事,多思虑一番。”

    言罢,魏清风转身离开。

    背影潇洒,脚步挺阔,却气得蒋碧云生生折断了手中的檀木筷子。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空间小农女,冲喜丫头病相公。本章网址:https://tvs-survivor.com/3_3423/262.html

类似《空间小农女,冲喜丫头病相公》的精彩小说